•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跋涉:西藏逆旅

跋涉:西藏逆旅

內容連載 頁數 1/9
●拉薩三兩事

.布達拉宮前的小男孩

輪轉在午後溫暖的陽光,筆直的柏油路兩側種滿整排柳樹,拉薩河就在一旁蜿蜒著,透過葉片縫隙掩映遠眺河面閃爍的金光。許多藏人一家大小坐在河岸的草皮上,一旁鋪了藏毯擺了酥油茶、水果、甜點,河裡有小孩潑水嬉鬧著。此情此景,若非遠山光禿,還真讓人難以相信身在海拔三千六百公尺的高原上。由於是緩下坡,騎行速度不知不覺也愈發快了起來。

路上的車子逐漸增多,真的有要進城的準備。想起第一天上路時,大理古城往麗江那般無止盡爬坡的辛酸、惡臭的黑煙、諸多不確定的變數,隨著日子推移,今天終能踏入拉薩城,真感不可思議。對於聖城拉薩,原以為我不會有什麼反應,不過當逐漸接近城區時,見到遠方拔地而起的布達拉宮,不知為什麼,內心開始激動起來。

二三八二.九公里,我看著車頭前的馬表顯示總里程數。

五十五天,我想恐怕是歷年來騎到拉薩所用天數最多的,對此忍不住笑了,暗地自嘲。

進城後,我沒有先去瞻仰布達拉宮,而是到柏安與勿語住的客棧與他們會面。隔天下午勿語又要展開另一段旅程往尼泊爾了,也許我們的緣分就到此為止。道別時,彼此也只是淡淡地說了一聲再見,我問柏安這樣是否太淡薄,畢竟也一起翻山越嶺走過墨脫。他說還好,習慣了。柏安已經離開臺灣十個月,早就看淡這種聚散離合,而我雖孤獨慣了,卻意外地念舊。

隔天傍晚我終於來到布達拉宮下,和一般騎友不同的是,我沒刻意帶自行車來這合影,我不認為要這麼做才代表完成這趟旅程。反而我只是散步,用一種拉薩市民的態度來看看它,看看這個主人再也回不來的宮殿。

還沒進到廣場前,我就被一個小男孩吸引住了,他一身襤褸坐在廣場外圍的草皮上,看樣子不用多久就會被警察驅趕。正擔心時,他卻向我打了招呼。

「哈囉!」我說,並學他一屁股坐在草皮上。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