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辛德勒名單:木箱上的男孩

辛德勒名單:木箱上的男孩

內容連載 頁數 3/7
有一晚,兩名蓋世太保(德國祕密警察)毫無預警的闖進我們家。原來搶劫我們鄰居的波蘭人跑去告密,說我們是猶太人。因為爸爸不肯把鑰匙交出來,他們是藉此報復。這兩個流氓應該都還不到十八歲吧,他們當著我們的面辱罵爸爸,大聲喝令要他說出鑰匙藏在哪裡。他們砸爛盤子,推倒家具,把爸爸用力按在牆上,質問我們錢和珠寶藏在哪裡。我想他們根本沒有定睛看一看我們簡單的公寓,只是根據自己激進的思想,以為所有猶太人都藏了錢。他們如此粗暴野蠻,爸爸竟以為還可以跟他們講道理,平心靜氣的想讓他們明白,我們既沒錢也沒珠寶。

「你們看一看這裡,」爸爸跟他們說,「我們像是有錢人嗎?」

當爸爸明白他們沒有興趣聽他講道理時,做了一件更糟的事,他說要向他們的長官檢舉他們,也就是他在工廠認識的納粹官員。爸爸的威脅反倒令兩名蓋世太保發火,掄起拳頭毆打爸爸,把他壓在地板上掐住他的脖子。他們殘忍的暴行讓我震驚。我不敢看,好想跑掉,但雙腳就像固定在水泥裡。爸爸無助的躺在妻兒面前,我在他眼裡看到了憤慨和羞愧。這個胸懷大志的自負男子,一心想把家人帶到克拉庫夫,以便過更好的生活,卻無力阻止膽敢闖入家中的納粹惡徒。突然之間,在我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之前,流氓已經把爸爸拖出公寓,他們走下臺階,進入夜色中。

那是我人生最可怕的一刻。

其後多年,那恐怖的一幕在我的腦海不停重演。可以這麼說吧,這起可怕的事件不只預告隨之而來的種種惡毒暴行,也象徵了所有的恐怖事件。在目睹爸爸被打到頭破血流的那一刻以前,我不知為何自以為很安全,我知道這樣說聽起來一定很荒謬,因為我親眼看到周遭所發生的事了。但在那一晚之前,我以為我擁有特殊的豁免權,暴力就是不會降臨到我身上。直到那一刻,看見爸爸在我眼前受虐,我才知道情況大大不妙了。因為這個領悟,我覺得我不能處於被動,什麼事都不做,只等著德國戰敗。

我必須行動。

我必須找到爸爸。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