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辛德勒名單:木箱上的男孩

辛德勒名單:木箱上的男孩

內容連載 頁數 6/7
好幾個星期後,爸爸無端從監獄獲釋,他走進家門的那一刻,屋裡充滿寬慰和喜悅,同時也夾雜著意想不到的哀傷。不難看出,爸爸所經歷的折磨改變了他,他不只是虛弱憔悴,連性情也變了。納粹除了奪走他的活力──雖然多年後他恢復充沛活力──也奪走了讓他腳步輕快有力的自信和自尊。如今他沉默寡言,走路時目光低垂。他失去了玻璃廠的工作,還失去一樣更珍貴的東西:身為人的尊嚴。見到爸爸挫敗的模樣,我心頭一懍:若連他都不能勇敢面對納粹,我又如何能呢?

當一九三九年接近尾聲時,我意識到爸爸預測錯誤,我們的處境怎麼看都很淒慘,所有跡象皆暗示戰爭將持續很久。納粹並不滿足於他們已經加諸在猶太人身上的痛苦,每一天都另增新的羞辱。如果有德國士兵走來,猶太人必須離開人行道,等到士兵通過才能繼續上路。從十一月下旬起,十二歲以上的猶太人,必須向納粹指派負責處理所有猶太事務的管理機構「猶太委員會」購買臂章,白色臂章上繡著象徵猶太文化的藍色大衛星,若被發現沒戴臂章會被逮捕,下場可能是拷打和死亡。

我未滿十二歲,不用佩戴識別身分的臂章,若是到了該戴的年紀,則下定決心不戴。所見所聞和親身經歷雖然動搖了我的自信,有時我還是會存心違規以示對納粹的不齒。就某個角度來說,我是用他們的偏見來跟他們作對。我的外表沒有明顯的猶太特徵,我的濃密黑髮和藍眼睛貌似許多波蘭男孩,所以我偶爾故意坐在公園長凳,只是為了證明我要做什麼就能做什麼,以一己微弱的手段抵抗納粹。旁邊有認識的人時,自然不可能那樣做,過去一塊玩的朋友現在看見我就撇開臉,不知道看見我坐在長凳上會不會去告密,十之八九會吧,因為他們想忘掉自己曾經和一個猶太人做朋友。我看見他們早上走路去上學,彷彿一切都一如往常,對我,則一切都變了,我不再是那個樂天無憂、愛好冒險、興高采烈的期待坐霸王車的小男孩,反倒莫名其妙成了德國謀取世界霸權的絆腳石。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