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序曲

戰爭爆發前三週


從小到大,打架對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有時比拳頭,有時拔刀又動劍,遇到的對手有的體型比我大一倍,有的心腸比我狠毒兩倍,而且通常都醜得超乎想像,幾乎沒有例外,但從來沒有一次比得上這會兒在王宮大廳的激烈爭執,而且動的不是武器,是嘴巴。

「我這輩子犯過最大的錯誤,就是帶你回宮!」我破口大罵,雙手緊緊握拳,感覺指甲都掐進了肉裡。「要不是會浪費繩子,我一定立刻下令吊死你!」

我罵的不是別人,正是羅登。我們才結識短短數月,就已經一起經歷了數不完的事,包括他企圖謀殺我兩次(如果斷腿那次也算,就是三次),還有我冒著生命危險才說服他回來擔任我的侍衛長。我們當然經常吵架,但從來不像這次吵得這麼大聲。

「要不是國王那麼白痴,」羅登反唇相譏:「我一定乖乖上吊。」

他話剛說完,大廳裡所有人立刻倒抽一口氣。光憑他的回答,我就大可以下令逮捕他,但我沒有,我們還有太多話要說、要吼了。

「你以為你是侍衛長,所以就能和我平起平坐了?」我問:「你也許可以指揮部隊,但別想對我發號施令!我要自己帶兵!」

羅登指著我右腿。醫師才下令那條腿至少還得再固定幾週。「斷了一條腿的人能指揮什麼?」

「誰叫你當初要打斷它?」我說。

「我真該打斷你下巴,」羅登吼了回來。「這樣我就不用聽你亂下命令了!」大廳裡的大臣和僕人們又倒抽了一口氣,羅登轉而向大臣尋求支持。「我們的士兵分散派在全國各地,艾文尼亞要是從南邊進犯,我們一定會全軍覆沒。」

我的內務大臣克文勳爵匆匆走到我們面前,低聲說:「國王陛下,您能移駕到王宮大殿私下談嗎?所有人都聽見了。」

的確如此。不只大廳裡的人,連大老遠就聽見爭執聲而趕來湊熱鬧的人也聽得清清楚楚。克文或許為我感到難堪,但這場架我可不想私下解決。

我後退一步對克文說:「沒什麼好談的了,克文勳爵。侍衛長認為我無權過問部隊的訓練方式。」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