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開場白
 
不必懷疑,這幾頁所謂介紹文字其實完全不是一篇一般定義中的「序言」,因為我要開宗明義地說,這場假設性的對談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因此我想刻意地以個人口吻強調這場虛構會晤的特殊性,尤其是其中的一份小小野心:促使讀者進一步了解薩德侯爵這個至今依然神祕莫測的謎樣人物。
 
於是,薩德在我這一生中第三次——容我打個比方——「追上了」我,而他每一次追上我,都是為了一個明確的任務,或說,為了訂購一個服務。我自己可能不會主動去做這件事,因為從任何角度觀之,薩德這個人物以及他的著作都是如此浩瀚無垠,令人望而卻步。
 
他第一次追上我,是一九七一年的事。當時有人請法蘭索瓦.夏特雷寫書介紹薩德的哲學撰述,但由於他沒有時間做這項工作,便把這個任務交付給了我。
 
那時的我還很年輕,體內有個小孩正在孕育,內心洋溢天真的幸福喜樂;而對於薩德,我唯一的認知來自《莒絲婷》(Justine),一本當年令我覺得非常尷尬的書。那樣的我居然就在半推半就之下,毫無準備地便全心投入這位天造侯爵的作品汪洋。
 
「哲學」這扇特殊的門徑是否讓我這縱身一躍顯得不是那麼狼狽不堪?是否使我的「受洗之禮」不會造成那麼大的心靈創傷?我認為是的。
 
任務的性質迫使我必須置身在一種學術性的冷眼旁觀中,而我需要強調的是理論性的探討,而非癲狂性愛的窺視;毫無疑問地,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我才更能接受這項艱難而彆扭的挑戰,並在某種意義上讓自己在面對其作品非比尋常、多所荒誕的內容時能夠免疫。
 
我記得當時的我無論面對作者多麼驚世、駭人的文字,都必須保有某種泰然自若、乃至無動於衷的姿態。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工作過程中發現薩德一批非常令人驚奇的書信,得以一窺他的另一番面貌,因而不禁改變了對這號人物的既有想法。當然,當年也好,現在也罷,我全然不敢奢望自己的淺見能與學術界中名聲顯赫、地位崇高的評論家和專家們相提並論。
 
簡言之,帶著一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的距離,我完成了那項研究任務,順利在次年將心血化為專書出版。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