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終禮物季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路西法效應(修訂版)》
 
前言
 
我很想說,寫這本書就像一個愛的奉獻,但費時兩年才完成的分秒過程感受並非如此。不斷重看「史丹福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SPE)錄影帶、一再重讀他們準備的資料,對我而言無疑都是情感的折磨。時間已模糊了那些獄卒惡形惡狀的記憶,也模糊了犯人們受的痛苦折磨,以及我消極容忍虐行繼續的罪行——姑息的罪惡。
 
我甚至也忘記此書的前半部起筆於三十年前,是和另一間出版社簽約合作,但在開始動筆之後我很快便放棄了;雖然當時的我十分貼近事實,但卻還沒有再經歷一次這些體驗的準備。很慶幸我並沒有將它束之高閣,並且強迫自己重拾筆墨,因為現在時機成熟了。如今我更有智慧、能以更成熟的觀點切入,完成這項困難的任務。此外,阿布葛拉伊布監獄虐囚案1 與史丹福監獄事件的相似性,正好提供一個機會,印證了監獄實驗的效度,並清楚地揭示心理動力(psychological dynamic)如何推動真實監獄中駭人聽聞的虐待事件。
 
第二個阻礙我寫作的情感因素,來自於全身投入阿布葛拉伊布監獄虐囚案的調查。身為一位軍事監獄守衛的專家證人(expert witness),我反而像是調查記者,而非社會心理學家。我必須了解與這位年輕人關涉的每件事情,常常與他見面訪談,與他家人通電話或通信聯繫,了解他在矯治中心任職以及在軍隊中的情況,曾經與他一同服務的軍方人員也是我的調查對象。透過這些資料的蒐集,我慢慢能夠了解他當時身處於阿布葛拉伊布監獄1A 層的感受,知道他是如何度過四十個從下午四點到凌晨四點的夜班值勤。
 
擔任一位必須在審判中證明是由情境力量導致他犯下虐行的專家證人,我被准許調閱數百張墮落惡行的數位照片資料,這著實是這項工作中,既醜陋又令人生厭的部分。此外,我也在這次任務中得以接觸到當時所有軍事和民事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而因為被告知在審判中不得攜帶任何寫有細節的筆記,所以我只能盡可能地記住所有關鍵點和結論。在獲知伊凡.契普.費德里克中士(Sergeant Ivan“Chip”Frederick)被處以重判後,原本承受的情緒壓力更加沉重,而我也因此成為他與他的妻子瑪莎非正式的心理諮商輔導員。經過一些日子,在他們心中,我也成為他們的「菲爾叔叔」。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