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遠藤周作怪奇小說集

遠藤周作怪奇小說集

內容連載 頁數 1/6
那一夜,我們在築地的料亭「福芳」的一室,喝著啤酒等待鷗外獎和久米獎的發表。
 
「應該快有結論了吧!」
 
A報社的佐竹神經質的眼睛瞄了一下手錶同時站起來。他站起來後,走到房間的走廊,注視著還下著毛毛細雨的庭院。說是庭院,其實只是三、四坪布置了竹子和燈籠的小地方。不只是佐竹,聚在這裡的將近二十位報社和週刊雜誌的記者們,對預定時刻已經超過一小時結果尚未發表,大家都坐立不安。公布延遲,地方版的新聞就來不及撰寫。
 
「結果應該是岩井均的〈新鮮人〉或者是別所二郎的〈山峽〉吧!因為秋山、村越、名和的作品,這些一開始就被刷掉了。」
 
「評審委員的古垣先生今天來這裡之前也說了,結果不是岩井就是別所的哪一個吧!」
 
依然是同樣的話重複。文化版或學藝版各記者的預測是,鷗外獎無論是誰來看,都覺得會頒給特別突出的延島英一;不過,說到久米獎,應該是落在岩井或別所的哪一個,或者共同獲得,這一點大家的意見一致。
 
鷗外獎,不用說是為了紀念明治的文豪森鷗外而設的文學獎。這是給予所謂純文學的作品。另一方面,久米獎是為了紀念久米正雄,四年前才設的大眾文學獎。這兩個獎是文學青年為登文壇龍門都想拿下的獎。
 
今夜,這兩個獎的評審就在這房間走廊盡頭的大會議室召開。主辦者F出版社的董事、局長、還有擔任評審委員的六位文壇大老,三小時之前就接連往大會議室去;但似乎還沒有結果。不時傳出服務生走過走廊的聲音,但現在連腳步聲也聽不到。
 
「到底搞什麼呢?共同獲得不就行了嗎?」
 
跟我一起來的中村邊嘖舌邊發牢騷。我們不是報社,而中山是週刊雜誌《新時代》的編輯,我不是那裡的職員,做的卻是同樣的工作攝影師。
 
獎一決定落在誰家,非馬上搭車到同事已經等著的得獎者的家不可。接著拍照,問「得獎感想」,趕稿。因為這兩個獎,不是四、五年前才開始的文壇小事,而是已演變成一種「秀」。
 
「真是無聊呀!不過是文壇產生一個新的文士罷了,新聞記者有必要這般騷動嗎?」
 
有人等得不耐煩了這麼抱怨,但沒有人附和。大家都這有同感,雖有同感;但這樣的奇怪習慣不知何時養成了。我也聽人說過,從前的鷗外獎只有頒獎者與得獎者靜靜地祝福,悄悄地喜悅。
 
毛毛細雨變大了,風吹過庭院的竹子發出響聲。突然服務生急速經過走廊。
 
「喂!要公布了喲!」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