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美食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三章

來自威尼斯的明信片(節選)


清晨的聖馬可廣場,儘管已經聚集了大批觀光客,我仍然可以輕易一眼就瞧見馬泰奧.嘉布里耶利(Matteo Gabbrielli)。纖瘦的身形、從一九二○年代風格帽子裡竄出的深色頭髮、半闔的棕眼,以及高拔、醒目的威尼斯鼻──想必他就是我們的在地導遊。

「你是馬泰奧嗎?」我們在一個涼爽的六月早晨坐下來喝咖啡、吃糕點時,我說。比爾和我從巴黎搭乘跨夜列車在前一天抵達;即使已經造訪威尼斯好幾回,每當看到它的第一眼,總是依然令我屏息。我低聲咕噥著它驚人的美、粼粼波光、教堂裡的曠世傑作,馬泰奧只是點點頭而未開口。接著我又問道,為什麼此時只有日本人在教堂外面排隊。「日本人一向最早到。他們會花上五十五分鐘參觀文化景點,接著再花一小時購買紀念品──中國製的『威尼斯人』面具,然後回到遊覽車上。」

實在很難想像,他們怎麼能從大老遠來到威尼斯,卻只花上一個小時欣賞世界最偉大城市之一的璀璨輝煌?這座昔日的地中海帝國是那些在東半球各個角落進行貿易的商人的家鄉、是征服過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等強大城市的海上強權,更是一座啟發各式文化的聖地,歷代藝術家創作了大量珍貴的教堂與繪畫、雕塑,以及從文藝復興到哥德時代在貴族宮殿上鳴響的鐘。

馬泰奧搖搖頭。「威尼斯正在死去,很緩慢、很緩慢。但是它的確正在死去。」

他指的不是威尼斯水位上漲的老問題。一九六六年,一場洪水幾乎摧毀了這座由多座島嶼組成的神奇之城。那場災難催生出無數的「拯救威尼斯」委員會,讓捐助者與政府毅然決然耗資四十億美元,在威尼斯與地中海之間興建一套水閘門系統,調節該市的進出水量,以防洪水氾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威尼斯設有辦公室,負責監督以上狀況以及更晚近的全球暖化問題,後者已成為近年來各方討論造成威尼斯水位上升的重點議題。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