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二○○三年十一月

哈佛廣場往西走幾條街,就在愛麗絲上回短暫迷路處不遠的地方,有一棟五層樓的辦公大樓,塔瑪拉.莫耶醫師的診所位於三樓。候診室和診療室的牆面漆成灰色,和高中置物櫃同一個顏色,牆上依然掛著裱框的安瑟亞當斯攝影作品,以及藥廠宣傳海報。這些都對愛麗絲沒有任何負面影響。過去二十二年,莫耶擔任愛麗絲的家庭醫師,只看過她來接受預防檢查,例如健康檢查、預防注射,還有最近剛做完的乳房X光攝影檢測。

「愛麗絲,今天是什麼風把妳吹來了?」莫耶醫師問道。

「我最近記性出了很大毛病,本來以為是更年期的徵兆。我的月經停了大概半年,結果上個月又來了,表示我可能還沒到更年期。所以,呃,我想我應該過來讓你瞧瞧。」

「妳忘記的都是哪些事情?」莫耶醫師埋首疾書,頭也不抬地問道。

「人名、談話時的詞彙、我把黑莓機放在哪裡,還有備忘錄上為什麼出現某一條。」

「了解。」

愛麗絲緊盯著醫師。她的這一番告白,醫師似乎毫不在意,就像神父聆聽少年坦承自己對女孩存有遐想一樣,無動於衷。她每天不曉得要聽多少次這樣的抱怨,從完全健康的人口中說出來。愛麗絲有股衝動,很想向醫師道歉,說自己大驚小怪,甚至很蠢,白白浪費對方的時間。任誰都會忘記這一類事情,尤其老了以後。更年期到了,加上她總是一心十二用,同時間做三件事,忘記這些事突然顯得微不足道、無傷大雅,甚至合情合理、再平常不過了。誰都有壓力。誰都會疲倦。誰都會忘記事情。

「還有,我在哈佛廣場迷路過一次,起碼有兩分鐘搞不清楚身在何處,後來忽然想起來。」

莫耶醫師放下診療單,不再抄寫症狀,抬頭盯著愛麗絲。這下她可在意了。

「妳的胸口會緊嗎?」

「不會。」

「有出現麻木或刺痛嗎?」

「沒有。」

「曾經頭痛或暈眩嗎?」

「沒有。」

「有察覺心悸嗎?」

「心跳很快,但那是在我搞不清方向之後,比較像驚慌引起腎上腺素分泌。其實,我記得在迷路之前自己感覺很棒。」

「那天還發生其他不尋常的事嗎?」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