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鄭森(全套三冊)

鄭森(全套三冊)

  • 作者:朱和之
  • 出版日期:2015/01/23
內容連載 頁數 1/6
鄭芝龍父子搭一艘小船,從鄭芝龍寢室旁的水道直駛到安海港裡,天色向晚,碼頭上早已獲令掛上一盞盞風燈為小船指路。其實船後梢公極熟這條水路的,閉著眼睛也能把船開進開出。
 
鄭森本以為父親有甚麼話要說,但鄭芝龍卻只是自得地斟飲著。不多時船駛進圍頭灣,暮色漸沉,西邊天空滿是澄黃色的光芒,一道長雲遮住夕日,卻有金光如瀑,直直向下灑在海面上。天光尚明,而四周陸地和島嶼已慢慢變成一塊塊黑沉的剪影。鄭森見暮雲光影變幻不已,甚是美麗,遂瞧得出神。
 
「這海上的風雖冷,吹著就是舒服。」鄭芝龍走出篷艙,道,「海上日子過慣了,一天不吹這風就覺得不對勁。」
 
日頭下去後空氣冷得甚快,鄭森這也覺得脖子冷颼颼的,忙拉了拉衣領。
 
鄭芝龍拎著一支呂宋手琴,坐在船頭撥弄起來。呂宋手琴也就是吉他,係由西班牙人攜來東方。鄭芝龍本是浪蕩不羈的性子,聲色犬馬之事無所不愛、無所不通。早年到濠鏡澳(即今澳門)浪遊,還曾受洗入了天主教,取有教名「尼古拉斯」,學得一口佛郎機語,也把手琴等玩意兒學了個全。
 
父子倆默然無語,在船頭沐著夕照晚風。鄭芝龍手上叮叮咚咚隨意彈奏,在風中旋律殘缺,鄭森覺得耳熟,留心一聽,卻竟是日本九州平戶島的小調「自和安樂」,一時不由癡了。
 
鄭森就是在平戶島川內浦出生。鄭芝龍年青時浪跡濠鏡澳和馬尼拉,都不得意,後來落腳平戶,起先以賣草鞋和做裁縫為業,因為十分機伶,又通佛郎機語,被當地的大華商李旦收為義子並加重用,以此發跡。川內浦在平戶港南方,是華人聚居之所。有一位旅居當地多年的泉州鐵匠翁翊皇,娶田川家的寡婦為妻,也收養她與前夫所生的女兒,也就是田川松。翁翊皇曾為平戶藩主鑄刀,算是碼頭上有點頭面的人物,鄭芝龍又看上了天生麗質的田川松,李旦遂為兩人搓和婚配。小兩口感情甚好,但田川松剛懷孕不久,鄭芝龍就奉義父之命前往澎湖擔任和蘭人的通譯。
 
隔年秋天的某一日,田川松獨自到川內浦附近的千里濱海灘上散步、撿拾扇貝,被一場雨阻住無法回家,忽然又劇烈陣痛起來。她見沙灘上空無一人,呼救無門,遂自行靠在一塊大石頭上產下一子,便是鄭森。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