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4/4
凱勒成為社會主義分子時,已經是世上最著名的女性之一。但她很快變得惡名昭彰,她改信社會主義的舉動也掀起新的媒體風暴,只不過這次是遭到大加撻伐。原本對她的勇氣與智慧大加頌揚的報紙,現在強調她的殘障。專欄作家批評她無法從獨立自主的感官獲得資訊,因而受到提供她資訊的人影響。《布魯克林鷹報》(Brooklyn Eagle)的編輯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在寫到凱勒時說,凱勒的「錯誤來自她在發展上受到明顯的限制。」
 
凱勒回憶起遇到這位編輯時說:「過去他對我的讚美多到令我羞於提起,如今我公開支持社會主義,他卻提醒我和大眾,我既盲又聾,因此特別容易犯錯。自我遇到他之後的這些年來,我的智慧肯定縮水了。」她繼續說:「噢,荒謬的《布魯克林鷹報》!他們罹患了社會性視障和聽障,他們捍衛的是令人無法忍受的制度,一個造成許多實際盲聾的制度,而這些正是我們試圖防止的。」
 
凱勒的晚年大多致力於為美國視障基金會(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募款,對於社會需要激進變革的信念一直沒有動搖。由於她是在歷經辛苦的奮鬥後才學會說話,因此她協助成立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為他人的言論自由奮戰。她捐贈100美元給國家有色人種促進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簡稱NAACP),隨款附帶一封支持信函,後刊登於該協會所辦的《危機》(The Crisis)雜誌中─在1920年代以白人的身分來做這件事是相當激進的行為。她在社會主義黨總統候選人尤金.德布斯(Eugene V. Debs)每次競選總統時都表示支持,她也就婦女運動、政治和經濟發表評論。她在人生將盡時,曾寫信給美國共產黨領導人伊莉莎白.葛利.弗林,弗林在麥卡錫(McCarthy)時代以「莫須有」罪名入獄。凱勒在信中寫道:「親愛的伊莉莎白,生日快樂!願服務人類的意義,為妳勇敢的心帶來力量與寧靜!」
 
有些人可能不同意凱勒的立場,她對蘇聯的讚美在今日看來也過於天真、令人難堪,對一些人來說甚至是叛國行為。但她「是」一個激進分子的事實卻鮮為美國人所知,只因我們的學校教育與大眾媒體略去這一切。
 
(以上節錄自《老師的謊言》第一章/歷史造成的障礙)
4上一頁 1 2 3 4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