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4

 
那是正式搬到梅多克後的第一個秋天,我們興奮地盼望能找到牛肝菌。我們曾在巴黎的市場裡買過,所費不貲。能夠在附近樹林裡自己找牛肝菌的念頭實在太吸引人,而且很有探險的意味。
 
幾個早晨之後,我拿了一個大得夠裝至少一打大牛肝菌的籃子出門找菇,不料幾小時後卻提著空籃子回來。我先生帶著狗在雨中散了很久的步,一樣希望落空。結果有一天,他很驕傲地帶回一顆非常大而潮濕的菇,放在餐桌上,全家人都圍過來看。它又濕又醜,完全不像我夢想中的美麗牛肝菌,但或許我們還是能把它煮了?好像沒有人真的想吃這顆菇,但也沒有人承認它不好。當天晚上,有隻蟲子從菇裡爬出來,幾秒鐘後那顆牛肝菌飛出了窗外─我可不煮有蟲的東西!
 
十一月當我們慶祝女兒的生日時,她某個朋友的母親吹噓著,說她十月找到好幾公斤的牛肝菌。她問我們有沒有把找到的牛肝菌冷凍起來,我實在很想說有,但我還是說了實話,我說我們住的地方今年就是一顆都找不到。她聽了一臉訝異,而當她們正準備離開時,她在花園裡逛了一圈,幾乎是立刻就帶了一顆菇回來。我們哈哈大笑─這件事很尷尬,卻實在有趣。我們告訴自己絕對不再讓這種情形發生。
 
第二年秋天,我瞪大眼睛,張大耳朵。
 
菜攤上一段輕聲對話提醒我牛肝菌的季節已到。菜販和一位顧客壓低聲音交談,「那你找到了嗎?」他問。「只找到幾顆小的。」客人說,然後又加了句,「我聽說某某太太週末找到好幾袋。」那位菜販一臉嚴肅地盯著他,然後望向我,他發現我在聽他們的對話,於是他說:「這算不了什麼,因為她是牛肝菌女巫。」離開了菜攤,我只有一個念頭─我也要變成森林裡的女巫。勢在必得的我,冒險進入森林裡我從未到過的地方,被許多植物刮得遍體鱗傷,還迷了路,甚至有點害怕,但我成為女巫的信念依然毫不動搖。
 
有天早晨,我照常出門找菇,但這次我沒有空手而回。我找到第一顆真正的牛肝菌,它十分美麗,上面蓋著幾片潮濕、腐爛的葉子。拿來煮似乎可惜了,因此我決定將這顆菇切得很薄,加一些橄欖油,做成素的義式生肉薄片(carpaccio)當午餐。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