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潔牙組現折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緒論
 
本書第一章〈不一樣的歷史,不一樣的人生〉透過侯孝賢台灣三部曲(《悲情城市》(1989)、《戲夢人生》(1993)、《好男好女》(1995))的回顧,析論侯孝賢的電影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如何呈現作者電影和第三世界國族電影的矛盾弔詭;侯孝賢的電影如何影響台灣藝術電影的美學及行銷生產模式;侯孝賢如何處理不同的歷史時空來反映個人記憶、歷史、人生與戲之間的轇轕辯證。
 
[…]
 
侯孝賢的《悲情》透過聲音和影像的辯證,以庶民記憶來質疑歷史大敘事。在空間處理不但以長鏡頭深焦呈現室內多層次空間的活動來反映家族和歷史命運糾結的興衰榮枯,更以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交疊出豐富的空間層次,來鋪陳多重殖民的生活經驗。在時間處理則以多重倒敘(flashback)套層結構來敘述政權移轉及歷史事件,讓事件在時間的摺曲中揭露。不同時點的經驗,透過多層次的傳遞,不斷由敘述者和觀眾「現在」的現實感和說話/觀看位置而產生意義的位移。從台灣三部曲過渡到現代都會男女系列,侯孝賢演繹了個人經驗、戲、歷史與人生之間相互衍生又矛盾弔詭的微妙關係。《悲情》寬美以日記與個人記憶檔案和發生中的二二八事件對話,來見證國家暴力和家族衰敝的命運;《戲夢》李天祿以回憶錄來戲說日本殖民歷史,並搬演布袋戲所代表的台灣文化元素,作為歷經家族疾病死亡和政權更迭的文化存活策略;《好男》的梁靜透過代表現代科技的傳真機以及蔣碧玉事蹟的排演,牽引歷史的鬼魂,和自己的慾望對話。而身為導演的侯孝賢,則歷經全球時空轉化,徘徊流連於上一代的記憶與下一代的瞬間當下,在全球化資本主義市場、藝術電影的創作與第三世界國族電影期待的交錯矛盾下,實驗不同的電影美學形式,或對歷史召魂攝魄,和當下對話;或由未來觀點回顧現在,企圖透過時間的沉澱,讓台灣社會焦躁浮動、流竄著旺盛生命力的現狀,成為歷史的光影定格。
 
第二章〈謊言實錄〉探討楊德昌的《恐怖份子》(1986)如何兼融現代主義以及後現代主義的美學風格,創造多向度的時空情境,一方面諧擬台灣社會前現代、現代、後現代並列雜陳,而事物的發展也沿著自我反射和擬像(simulation)邏輯而蔓生枝節,衍生多重寓意。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