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中國史新論:醫療史分冊

中國史新論:醫療史分冊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另類醫療史研究20年——史家與醫家對話的臺灣經驗(杜正勝)

一、史家與醫家有交集嗎?


將近90年前,日內瓦(Geneva)大學醫學史與醫學哲學(History of Medicine and Medical Philosophy)講師Charles Greene Cumston, M.D. 的西方醫史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Medicine前言,開宗明義引述蘇格蘭詩人、小說家、民俗學家,也是歷史家Andrew Lang(1844-1912)的話說: 不能讓小小的現在把偉大的過去全擠出視野之外。 The little present must not be allowed wholly to allow the great past out of view.

Lang此語對靠過去而存在的歷史家來說,幾乎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但對不斷向前發現新知識,接受新觀念的醫師如Cumston者,過去應有其意義,才可能促使他撰寫將近四百頁洋洋巨著的西方醫學史。

不及30年,世人尊為「臺灣醫學之父」的杜聰明(1893-1986)在高雄醫學院講授中西醫學史,並出版《中西醫學史略》,序曰:

余讀醫學史時,感覺醫學之發達,均由傳統連綿而生,又由於有偉大醫學者,以其發明與發見,促進一時代之劃期的進展,而且其高潔之人格,常能感化門生後學之治學精神不鮮。

一生專注於醫學創新研究的醫師和教育家杜聰明,所介紹的醫學發達過程,即是醫學史,他相信醫學史可以使青年醫學生「對醫學發生興趣,及堅定學醫之決心。」(同上序)醫史可見知識推陳出新,從漫長的過去也可以發現許多具有高潔人格的典範醫者,用以感化門生後學。

那麼借用上文Cumston引述Lang的話語,「過去」的醫學知識雖然幼稚,卻有不少“great”值得探求;「現在」的醫學知識即使先進,若從人類社會文化的整體看,總難免有“little”之感吧。重視學術研究也關懷社會的杜聰明,他之教授與撰寫中西醫史,「注重介紹個人之醫家傳記」,用意可能相當深遠的吧。

Charles G. Cumston是醫生,杜聰明更是臺灣第一位醫學博士、臺灣大學醫學院及附屬醫院院長、高雄醫學院創辦人,他們的醫學專業固不在話下,但仍有心總結只剩下文化及文獻學意義的醫學歷史之陳跡;相對的,歷史學者可能進入這個需具備高度專業科技的醫學領域,而探索關係人之生死的問題嗎?過去歷史學家的研究偶或牽涉到身體醫療,但作為一項專門領域則鮮少與聞。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