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列車上的女孩

列車上的女孩

The Girl on the Train

內容連載 頁數 2/6
十五號跟鐵路旁其他的房子並沒有太大不同,都是維多利亞式的連棟房屋,兩層樓,俯瞰狹窄的花園。那片花園照顧得很好,向前五、六公尺就是圍欄,和鐵道之間隔著幾公尺無主地。這房子我熟得很,我認得每一塊磚,知道浴室窗框上的漆剝落了,還知道右手邊的屋頂缺了四塊瓦。

我知道,住在這座房子裡的人,也就是傑森和潔絲,在溫暖的夏天傍晚偶爾會爬出大大的格子窗,坐在廚房延伸出去的屋頂上。他們是完美的金童玉女。他有一頭黑髮,身體強壯,性格和善,對她愛護備至,笑聲很好聽。她是小鳥依人型的美女,皮膚很白,金色頭髮剪得很短,臉型和髮型很合,輪廓分明,高聳的顴骨上雀斑點點,臉頰到下巴的角度很漂亮。

火車讓紅燈擋住的時候,我就尋找他們的蹤影。潔絲早上經常在外頭,尤其是夏天,她會在外頭喝咖啡。我覺得有時候她也在看我,與我遙遙相望,我好想揮手。但這不太可能,應該是我想太多。傑森就沒那麼常見,他多半時間在外工作。即使他們兩個都沒出現,我還是會想他們在做什麼。也許今天早上他倆都休假,她還在床上,他在做早餐;也許他倆一起去跑步了;也許他們都在浴室裡,她雙手抵著牆,他雙手在她腰上。

〔晚上〕
我稍微轉身面對車窗,背對車廂裡的其他人,打開一小瓶酒。這是剛在站內小店買的,不冰,可是還行。我在塑膠杯裡倒了些,蓋上蓋子,放回包裡。星期一在火車上喝酒人家比較不能接受,除非你有伴,但我沒有。

車上有許多熟面孔,我每星期都看著這些人往來倫敦,看久了臉就熟了。或許他們也認得我的臉孔,只是不曉得看得看不出我到底是怎樣的人。

這是個美好的黃昏,溫暖卻不悶熱,太陽懶懶西下,影子漸漸拉長,暮光為樹鍍上了金邊,火車輕快前行,掠過傑森和潔絲家,沒有暫停。有時候,只是有時候,假如對向鐵道沒車,我們的車又開得夠慢,我就能隔著鐵道瞥見他們在露台上。如果不能,例如今天,我也能想像,想像潔絲坐在露台上,腿蹺在桌上,手拿一杯葡萄酒;傑森站在她身後,手放在她肩上。我能想像他雙手的觸感、重量,那種讓人安心的感覺。有時候,我發覺自己試圖回想上一次與他人的身體接觸,像是擁抱或真心握手之類的,竟想不起,心就會揪起來。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