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全館滿1200送10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史蒂夫的衰落

「我覺得我好像在消失一樣。事情本來就已經變糟了,而我卻感覺到我好像無法被滿足。我正走向盡頭,沒有其他東西能夠填補已經空白的地方。工作對我開始變得比較不重要,其它如準時把事情做好和報稅期限等也是一樣。如果我是在替別人工作,而沒有我老婆的幫忙的話,我想接下來不久,我就會被開除了。」------------史蒂夫

回想起來,可能最早在十四歲的時候,史蒂夫就開始有相關記憶問題的徵兆出現了。史蒂夫當時想要打美式足球,不過卻無法跟上相關的規則指令。他記得教練對著他大吼:「進到那裡!進到那裡!他完全不知道教練在說什麼,所以不打了。史蒂夫也回想到:「我非常渴望要當一名祭壇侍童(altar boy),不過就是無法把事情做對。在經歷了幾場彌撒後,我還是無法記住那些我應該要做的程序,所以最後神父就『開除』我了!

徵兆與症狀

在2003年,我們的生活有了意料外的改變,我們做了一個複雜的決定,從我們住了十六年的家,往北搬了二個城鎮,到春山(Spring Hill,Florida)去。在搬家後的幾個月中,明顯的看得出來史蒂夫不是只患有憂鬱症而已。我聯繫了我們地區的阿茲海默症家庭組織,請他們推薦一位對記憶相關問題熟識的神經科醫師。在跟醫生約診之後,他對那些可能引起史蒂夫問題的一些狀況做了評估。他驗了血、做了腦電波圖(EEG)、以及核磁共振(MRI),所有這些測試在當時的結果都是正常的。醫生還讓史蒂夫做了迷你心理狀態測驗(MMSE),一個總分三十分的記憶測試。幾乎每一個正常人在這個簡單的測試中都能取得29或30的分數;而史蒂夫的分數只有23分!

醫生認為,這個結果符合可能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狀況,但是還不願意就這樣宣告史蒂夫患有這個疾病。要確定真的是這樣子的一個診斷,最重要的是要觀察到在一段時間內症狀的惡化。醫生也不是很想要開失智症的藥,如「愛憶欣(Aricept,一種膽鹼酯酶抑制劑)給史蒂夫,因為一旦用了藥,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他解釋說,類似「愛憶欣的藥,如果開始服用之後又停止,服用的人可能會經歷突然的退化而無法復原,即使接著再繼續用藥。這位醫生每六個月就重新評估一次史蒂夫的狀況,到了2005年,史蒂夫的症狀更嚴重了,MMSE分數也掉到21分,醫生決定開始讓他服用愛憶欣。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