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助國府抗日,缺憾還天地

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
史迪威Joseph Stilwell
魏德邁Albert Wedemeyer


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酷愛飛機:「我打從一開始便迷上了飛機──地平線繞著機鼻翻騰旋轉,天地如萬花筒般滾動,倒立飛行時牢牢扣住安全帶的感覺,手腳在操控操縱桿、方向舵、節流閥時的絕佳協調,使得人機渾然一體,融合成一種人定勝天的器具。」他只有在獨自翱翔天際,或是在路易斯安那州老家周圍的橡樹林和沼澤地狩獵、垂釣,才會感到自在。陳納德獨來獨往,性喜冒險,脾氣暴躁,教育程度不高,桀驁不馴;一九三七年春天,他選擇加入美國陸軍航空隊(United States Army Air Corps)作為人生的志業。陳納德格外重視戰鬥機的作用,大肆抨擊沒有護航的轟炸戰術,而讓他的頂頭上司左右為難。他的意見難獲重視,他對於緊密編隊飛行和飛行特技的傑出見解,也不再為各級長官賞識。陳納德被內定為應退伍人員。中國航空委員會(Chinese Aeronautical Commission)提供陳納德一紙為期三個月的合約,聘他考察中國空軍的概況,月薪一千美元,外加額外津貼,他便欣然接受這紙合約,年僅四十七歲即自美國空軍退伍。

初步調查結果委實令人沮喪。陳納德發現,中國空軍大體是由義大利顧問在一九三○年代所培訓,飛機和飛行員嚴重短缺,飛行水準低落。名義上待命的飛機有五百架,但不到五分之一可以完全正常操作。陳納德在完成報各之後已準備打道回府,動身前與實際主導航空委員會的「委員長夫人短暫晤面,她比我想的還年輕二十歲,說了一口富有南方慵懶腔調的英語。這次的會面讓我情緒翻騰,久久難以平復。自從那天起,我完全拜服。那一夜我在日記寫道,『她將永遠是我的公主。』」自此陳納德一心效忠蔣夫人,而且及於她的家人和蔣介石;而陳納德的效忠,也為他換來在美國難以奢望的財富和影響力。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中、日兩軍在北平近郊蘆溝橋(Marco Polo Bridge)發生衝突,陳納德還沒完成調查報告。之前,雙方已發生過多起這類事件,但這次衝突掀起全面大戰。日軍攻佔北平,八月中旬揮師上海。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