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3/7-3/8會員日全館滿千88折起,滿額最高送$200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會員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莉蒂亞死了,但他們還不知道。

一九七七年五月三日清晨六點三十分,大家只知道一個無傷大雅的事實,莉蒂亞沒準時來吃早餐。一如既往,在莉蒂亞那碗早餐穀片旁邊,媽媽擺了一支削尖的鉛筆,以及有著六道問題並打了小勾的物理學作業。開車上班的莉蒂亞爸爸,把收音機轉到號稱俄亥俄州西北部最佳新聞頻道的WXKP,但靜電嘰嘰喳喳的,很是惱人。樓梯上,莉蒂亞的哥哥坐在那裡打哈欠,還沒從夢裡醒過來。廚房角落的椅子上,莉蒂亞的妹妹睜大眼睛瞪著她的玉米片,一片一片泡進牛奶裡,等著姐姐出現,最後也是她先開口說:「莉蒂亞今天好慢喔。」

在二樓的瑪芮琳打開女兒房門,發現床上沒人,被子底下的床單的四個角還拉得平平整整的,枕頭也拍得鬆鬆鼓鼓的。一切看起來並沒什麼異常,糾成一團的芥末黃的燈心絨褲子丟在地板上,彩虹條紋的襪子只見一隻腳,牆上一排科學獎的獎章、彩帶,以及一張愛因斯坦的海報。莉蒂亞的旅行袋塞在衣櫥底板,綠色的書包垂頭喪氣地頹靠在書桌旁,「溫柔寶貝」香水擱在五斗櫃上,空氣裡還飄著甜甜的、粉粉的,可愛寶寶的味道,但就是不見莉蒂亞的蹤影。

瑪芮琳閉上眼睛,說不定張開眼睛時,莉蒂亞就會在眼前,像平常一樣把被子拉起來蓋住頭,從底下露出了一些頭髮,悶氣的身影窩在床單底下縮成一團,而她剛剛不知為何沒發現。我在浴室啊,媽。我下樓喝水。我一直躺在這裡。但是,當她張開眼睛,一切都沒有改變,拉上的窗簾因光線而閃亮亮的,宛如空白的電視螢幕。

回到樓下,她停在廚房門口,兩手扶著左右門框,她的沉默道盡了一切。「我去看看外面,」最後她說,「也許不知為什麼─」走向前門時,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地面,彷彿走廊地毯上或許就印著莉蒂亞的腳印。

小納對漢娜說:「她昨天晚上在她房間裡的,在十一點半的時候,我聽見她開著收音機。」他沒再往下說,因為想到他自己沒有道晚安。

「十六歲還會被綁架嗎?」漢娜問。

小納用湯匙戳著他的碗,玉米片變軟凋萎,沉進白茫茫的牛奶裡。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