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6
以我的看法似乎是要顛倒過來說才比較正確。

師仔15歲就由他叔叔介紹到新竹南寮一家船寮當學徒學造船,在學藝期間,對造船的各種技藝都十分用心學習。因為早期都是木船,木工絕對是造船的最主要角色。為了學好木工,他總共磨掉了供刨刀用的兩塊磨刀石,不知是否也有擔水給師母娘洗澡?經過三年四個月的苦練煎熬之後,終於熬出了頭,出師了!但他的師父仍舊把他當著學徒在用,只支付一般正常工資的三分之一給他,俗擱大碗。

這位新出爐的師仔雖然毋捌字,可是對行情並不陌生,對腦筋的運轉也無影響。晚上睡覺躺下時,腦筋都會掃瞄一下,邊睡邊想,假如繼續在這家船寮待下去,就如買一送二,一世人攏無法度娶某,想到娶某,立刻就將「離開」兩字enter到毋捌字的頭殼裡,第二天包袱款款呢,就到後龍的船寮,去尋覓能夠娶得到某pay的工作。在後龍混了一段時間後,地方上有一經濟不錯的家庭,師仔跟他家的兒子混得不錯,兩人很match,晚上就住在他家跟他兒子睏在同一眠床。後來這家人覺得這小子還不錯、很有上進心,想要將他收歸為女婿。有一天朋友的老母就跟兒子說:「今暗開始予伊家己睏。」老母就叫準備要配給他的那位女兒去跟他睏同一眠床。

以前鄉下的床都是有點長方形的通鋪,除了較好的家庭,一般最多只有祖父母有八腳紅眠床,其他人都腄通鋪。結果兩人一人睏一頭,沒有交集,間隔太大電壓不夠,一點火花都擦不起來,乾柴也就失不了火。女兒的媽每天都會問女兒,那小子晚上有沒有做跟造船不相關的動作,每次都得到否定的答案。時間一久,這家的父母有些不耐煩了,由「歡喜轉生氣」,認為師仔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將他趕走,不讓他繼續住他們家。

師仔雖然想娶某,但是自己的規畫是當完兵,身體卡熟一點啊才娶,意志相當堅定。烈火無法控制時,就到茶店仔或腳臊間仔去燒,茶店仔是早期台灣的semi sex服務業。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