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晚清新小說簡史

晚清新小說簡史

  • 作者:歐陽健
  • 出版日期:2015/11/16
內容連載 頁數 2/3
其中「整頓路礦,以開利源」的方針,尤與劉鶚的一貫主張相吻合。甲午以後,劉鶚「痛中國之衰弱,慮列強之瓜分」,認為「未可聽其自然,亟思求防禦之方,非種種改良不可」(《劉鶚及老殘遊記資料》第132頁);光緒二十二年(1896),他上書直隸總督王文韶,請築津鎮鐵路;光緒二十三年(1897),又致書山西巡撫胡聘之,建議籌借外資以開晉礦。他認為路礦是富民強國的基礎,「運路既通,土產之銷場可旺,工藝之進步可速,倘能風氣大開,民富國強,屈指可計也」(〈劉鐵雲呈晉撫稟〉,《劉鶚及老殘遊記資料》第128-129頁);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引進外資、舉借洋債的辦法是可取的。劉鶚的主張大不見容於俗世:他的築路之議受到同鄉京官的攻擊,甚至被開除鄉籍;開礦主張,更被人目為「漢奸」,天下非之。現在,興辦路礦已被朝廷確定為新政大計,劉鶚怎能不寄予熱望?
 
然而,蒿目時艱、屢經挫跌的劉鶚,又愈益感受到局勢的嚴峻。《老殘遊記》第一回寫老殘與朋友登蓬萊閣觀日出,就是他當時心境的生動寫照。他們先是看到「東方已漸漸發大光明」,但心中明白,此時離日出尚遠,那光明不過是「蒙氣傳光」而已。接著,「天上雲氣一片一片價疊起,只見北邊有一片大雲,飛到中間,將原有的雲壓將下去,並將東邊一片雲擠的越來越緊,越緊越不能相讓,情狀甚為譎詭」。飛雲的擠壓,使一睹日出壯觀成為泡影;而映入他們眼簾的,卻是一隻帆船在洪波巨浪中顛簸的駭人景象:「這船雖有二、三十丈長,卻是破壞的地方不少:東邊有一塊,約有三丈長短,已經破壞,浪花直灌進去;那旁,仍在東邊,又有一塊,約長一丈,水波亦漸漸浸入;其餘的地方,無一處沒有傷痕」。在這傷痕遍體、即將沉沒的船上,負有駕駛操縱之職的人們,絲毫不曾意識到面臨的危險:船主高高地坐在舵樓之上;八個管帆的雖然在認真的管,「只是各人管保人的帆,彷彿在八隻船上似的,彼此不相關照」;四個管舵的根本不辨方向,明明已漸漸靠岸,忽然又捩過舵來向海中開去;尤為可氣的是,船頭船幫上的一群水手,在那又濕又寒、又饑又怕的乘客中間亂竄,「搜他男男女女所帶的乾糧,並剝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老殘遊記自敘》極為深沉地寫出了劉鶚的心情:「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鴻都百煉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劉鶚借這只即將沉覆的帆船,來比喻甲午戰爭以後的中國,傾注了他憂國憂民的激憤之情。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