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對宇宙來說,我們都是老靈魂了。
 
我們已經在這裡經歷了無止盡的旅行,曾經與無數的生命結過親家、冤家,
 
有過無數的跌倒和爬起來,無數的愛恨與悲喜交織。
 
生命曾經在哪裡受過傷,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放下、放下,下在哪裡?你能放到什麼地方?
 
它一直都只是我們送給別人的語言,當我們看著別人懷抱著傷痛不放,或者緊抓著一個明知不可能而眼看著他已經油枯燈盡的目標,於是勸解著別人放下。但我們終究很少拿來給自己用,即使你明知道自己正緊抓著一個痛、一個恨、一個悲傷,或者你已經看到自己朝思暮想正在追求的那個目標,實際只是天邊一道遙遠的彩虹,你仍然沒有拿來給自己用,你捨不得用,因為有一個叫做不甘心的東西,它的力量遠比放下強大得多,即使它正在折磨你、讓你受傷、讓你疲倦、讓你潦倒、讓你痛不欲生,你仍然不願意為自己放開一點點。
 
我知道你不會放下,我知道談放下對你來說還太遙遠,所以我先不跟你談放下,我只跟你談一談放鬆。
 
耳根是個神奇的根器。
 
當你細細去傾聽每一個聲音的細節時,你自然就可以達到一個境,但不必去思惟這個聲音,也不必分辨它,別去驚動你的腦袋,你就會輕易地得到一個神遊,再藉著這個神遊通達內在,剩下的你都可以交給這個聲音。
 
一個悠美的聲音,會帶來一個幽靜而悠遠的境;一個清淨的聲音,則會帶來一回身心脫俗的體悟——這時候的你,就已經無聲無息、不知不覺地跨過了感官的門檻,來到了放下的國境——哪怕只是片刻也好,這一層身心脫俗的感悟,就是深層內在對你發出願心的一個獎賞。
 
經過了這一層的體驗,再生起一個咀嚼:我們以耳朵的「有」,去聽到聲音的「有」,它是兩個「有」的碰撞,但這畢竟只是「緣起態」,也就是物質現象界的「有」,而這個宇宙最珍貴的資源,卻是這個「有」之外的「無」——「有」只是個扁平的存在,「無」才是個廣大無邊的遍在——一種無所不在於宇宙之間的「性空態」,也就是信息能量場態的另一種「有」(請參閱《跟著仁波切一起飛——缽音中的業力清淨秘密》卷之三)。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