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日熄

日熄

  • 作者:閻連科
  • 出版日期:2015/12/26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卷一】

一更:野鳥飛進人的腦裡了

1.( 17:00~18:00)


再從哪兒說起呢。

再從這兒說起吧。

那些天,陰六陽七的三伏天,農曆六月六的龍袍節,天熱得大地都骨折骨裂了。大地皮膚上的汗毛全都成了灰。枯枝敗葉了。毛毛蟲在空中吊著吊著間,就成了一寸一寸的枯枝敗葉了。

汽車在路上跑著呢。砰一聲,它的輪胎就癟了。汽車就往癟輪的那邊梗著脖子拐去了。鄉村已經很少再用牛馬了。多用拖拉機。有錢人家農忙時候還會用汽車。可一輛汽車輪胎癟在田頭上,別的往麥場運著的——那快要散架的破卡車。散著紅漆熱香的拖拉機。偶或出現的拉了板車的牛馬們。還有更多人是憑著力氣和肩膀,把麥捆一擔一擔往麥場挑著的。就都蛇吞象樣聚在了那條田道上。路就堵了起來了。人就吵了打了起來了。

竟還打死了一個人。也許幾個人。

那一夜,六月初六龍袍節,因為天熱有人死掉了,我家冥店新世界裡的壽衣全被買走了。積存堆下的布料式樣舊了的,扔在櫃裡都要生了蟲兒的,也都被敲門的聲音買走了。

花圈被人買空了。

金箔冥紙被人買得沒有一片一葉了。

紙紮的童男和童女。黃紙白紙和荊條兒。竹架糊成的金斗和銀盆。金山銀山和金馬與銀馬。原來那堆了滿屋滿世界,五顏六色的冥錢像銀行新換了的幣錢樣。白龍駒踩在牽馬童的黑髮頭皮上。青龍卻被幾個玉女壓在身子下。早幾日你走進我家的冥店裡,那個取名為新世界的冥貨店,會被那陰世的貨品驚著的。嚇得你啊呀一聲退出去。

可這眼下倒好了。龍袍節的這天傍黑一到生意火起來。轉眼冥物就被買空了。就像人說物價要飛天橫漲人們都去銀行取錢花。人把銀行取空了。把過期的老錢也給取走了。把街上所有店裡的貨物全都買空無餘了。

2.(18:00~18:30)

黃昏到來了。

黃昏被悶熱夾裹著。所有的風口都沒風。所有的牆面房柱都貼著掛著燒焦後的灰燼味。世界焦躁得快要死掉了。人心焦躁得快要死掉了。

大忙天,人都累到了極尖上。極致間。有人在麥地割著割著睡著了。有人在麥場上揚著揚著小麥睡著了。這年小麥好。麥粒脹到大豆般。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