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一名年輕畫家站在畫室敞開的落地窗前,此刻這棟房屋一片寂靜。他的妻子兩週前才因車禍去世。他的雙腿張得很開,一副要揍人的樣子,臉上沮喪懊惱的神情和他面前平和的景象格格不入。一片碧綠的斜坡點綴著色彩鮮艷的楓樹落葉,陷入坡下的小池塘,水面溢過他春天才建好的石堰。一個目光炯炯有神的駝背老人在伸入池塘的木堤上,緩緩地來回踱步,他是住在附近的農夫,正忙著把紅白相間的鱸魚餌一次又一次地拋進水裡。

這位畫家名叫大衛‧哈登,他手上拿著一小本字典,正趁著深秋時分宜人陽光的單薄暖意,一讀再讀那個夾在timid和Timbuktu兩字中間的單字釋義:「持續或連貫存在的概念、關係,或事實。」

大衛不耐煩地用兩根修長的手指頭啪地闔上書本。那個字是time,他渴望了解時間,對抗它,打敗它︱回到過去,而不是向前走︱回到他和他妻子珍妮特共處的時光,回到時間沖走的那些時刻。

老農夫的魚線輪嗖嗖作響,大衛抬起頭來,看到色澤鮮艷的魚餌拍擊水面,沉下,再一路蠕動回到木堤上。此刻牠在空中滴水,離釣竿尖端只有幾吋。牠所激起的最後一波漣漪消褪在池塘邊。又一霎那在忽隱忽現的搖曳中過去了︱向前、向前推移,消失無蹤。時間。

大衛睜大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對時間的著迷已幾近瘋狂,只是一種掙扎一種對於悲劇的反應。然而,在他較為平靜的時刻裡,卻萌生了一股越來越強的信念,他認為這種回到過去快樂時光的心願,可能有其道理。一位科學家朋友在灌了杯幾指深的威士忌之後,曾經大膽地說,任何腦袋瓜想得出來的先進科技,有朝一日,科學家都會實現出來。可以想像,當一個人想要去其他星球旅行時,這個想法終會成真。創造一臺比人類更加聰明的機器,也會變成一個可以實想的想法。如今大衛一心想要回到珍妮特身邊,他閉上眼睛,一想到自己永遠不能再見到她,這實在令他難以想像……

他看著老農夫揮出釣竿,再次拋進水裡。木堤晃動了起來。「不要到那邊去,」大衛喊道。他一直想要修理那兩根支柱,因為它們已經裂開來,搖搖欲墜。但老人似乎沒有聽到他的話,大衛也懶得去理會。管它的︱這道木堤還撐得住。他的思緒又回到自己身上。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