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套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話 公園
 
1

「這是二〇〇九年九月二十六日的事情。這年,千葉羅德海洋隊因為瓦倫泰教練 的去留引起內部紛爭,表現低迷。一些心懷不滿的球迷砲轟球團,還在比賽中拉起了印有『下台負責』、『處死』等字樣的布條。」

西岡剛選手對此提出了抗議。他在賽後的選手訪談中,聲嘶力竭地表示『這裡還有聽著看台上的歡呼聲,夢想長大要在這裡比賽而努力的孩子,請不要破壞這些孩子的夢想。』他說得可真是對極了。

同樣的話難道不也能適用於當今的政界?各位,政治家不論做什麼,或是相反地不做什麼,大家不總是先批評一番再說?任何孩子都不可能在明知遭受到這種對待的情況下,還願意立志成為政治家。就這樣,孩子視政治家之路為畏途,紛紛選擇輕鬆獲得他人讚賞的工作,導致政治空洞化。

此時,就是我們這些世襲議員登場的時候了。

明知會被人安罪名抓小辮子,我們仍舊勇敢繼承父母衣缽,投入政界,這種勇氣實在令人欽佩吧?說起來,世襲議員可是守護『政治家』此一職業的最後堡壘。世襲不好?把政治當成家業?這種批判簡直是豈有此理。如果是感謝我們就算了,但世襲議員可沒道理該受到這種批判。

其實世襲議員從以前就比比皆是。畢竟連明治時期政治家代表之一的山縣有朋 ,他的養子好像也當過市長還是部長。

這些一味沉緬過去,批判世襲議員的傢伙根本對這些事一無所知,還敢大放厥詞說『以前的政治家比較有骨氣』,真是令人看不下去呢。」

現場直播中,大言不慚地說出這些話的,正是我──雲井進──跟隨的國會議員‧漆原翔太郎。

翔太郎的父親,漆原善壹議員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他毫無保留地為國民奉獻自我,完全不在乎個人利益和欲望,也不看黨魁的臉色行事,因此不受陳腐的官僚慣習束縛,只唯我國未來是問,是一位傑出的人物。

我深受他的為人吸引,一心希望善壹議員收我為秘書,因此不請自來地在成人式前踏進議員的事務所。十年已過,全靠議員的賞識,既無學歷也無後盾的我勉強博得「優秀議員秘書」的評價。秉性耿直的議員樹敵眾多,但總有一天會當上自由國民黨的黨魁,成為「漆原善壹總理」。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