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家人這種病
內容連載 頁數 6/7
多數人都想生活在「市場經濟」裡,卻非「市場社會」裡。從小到大,一直有人教我們必須把這兩件事看成一體。卡斯楚(Fidel Castro)說,被跨國資本主義剝削已經很糟了,但更糟糕的是連跨國資本主義都不來剝削。他或許說對了。英國前首相佘契爾(Margaret Thatcher)就說了:「沒有其他選項。」看來,資本主義很成功(至少在二〇〇八年金融風暴之前是如此),全世界所有偉大的宗教都不得不甘拜下風:資本主義讓所有人類都臣服在同一個架構之下:全球市場。
 
這個市場決定鐵和銀的成本是多少,人們的需求是什麼,褓姆、機師和執行長又各該賺多少錢;決定我們要付多少錢買一條口紅、一部剪草機,動手術切除子宮又要花多少錢。這個市場主宰了納稅義務人要為倒閉的投資銀行掏出多少錢來(一年七千萬美元),也訂出在北歐福利國握著一位八十七歲女性焦慮的手、陪著她呼吸最後的七百次有多少價值(一小時九十六瑞典克朗,相當於十二美元)。
 
當亞當‧斯密享用晚餐時,他認為之所以有這頓飯,並不是因為肉販和麵包師傅喜愛他而款待他,而是因為他們透過交易可以滿足自己的利益。把晚餐擺上亞當‧斯密飯桌的,是自利動機。
 
但,真的是嗎?真正替他煎牛排的人是誰呢?
 
亞當‧斯密終身未婚,這位經濟學之父大半的人生都和母親住在一起。她負責照料家裡,另有一位表親處理亞當‧私密的財務。當亞當‧斯密受命擔任愛丁堡的海關專員時,母親也隨他一同前往。她的一生都在照料兒子。關於「我們如何吃到晚餐」這個問題,亞當‧斯密的母親正是他忽略的答案其中一部分。
 
在亞當‧斯密寫作的時代,肉販、麵包師傅和釀酒師有辦法去工作,前提是他們的妻子、母親或姊妹要花掉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一天又一天的寶貴時間去照料孩子、整理家務、準備三餐、清洗衣物、擦乾眼淚、和鄰居爭吵。不管你如何看待市場,市場永遠以「另一套經濟體」為基礎,這「另一套經濟體」卻很少有人討論。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