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使用者故事對照:User Story Mapping

使用者故事對照:User Story Mapping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建立共識是具破壞性的單純化?
 
我的前同事,Luke Barrett,最早以漫畫描繪這個問題,我問他最初在哪裡看到這個想法,但他不記得了,因此,這份榮耀只能歸於某個地方的某個人。有好幾年的時間,我看到Luke 以投影片的方式逐步說明這個四格漫畫,但我當時只是覺得有趣,而沒有特別重視,顯然,我是一個呆瓜,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瞭解,這個漫畫描繪出在軟體開發中運用使用者故事的最大關鍵。
 
觀念是,如果我的心裡有某個想法並以書面形式描述它,在你閱讀那份文件時,你想的跟我講的很可能不一樣。我們甚至會詢問每個人,「你們都同意這裡所寫的東西嗎?」,大家可能都說,「是的!是的!」。然而,如果我們聚在一起交談,你可以告訴我想法,我能夠詢問你問題,如果可以透過畫圖,或者使用索引卡或便利貼組織想法,具體呈現我們的思維,溝通就會更順暢。如果允許彼此花時間用文字與圖像來解釋想法,我們就能夠順利地建立共識。不過,這通常發生在我們發現彼此對事情具有不同的理解時,真是糟糕,但至少我們現在明白這一點。這無關於某人是對或錯,而是我們全都看到不同且重要的面向。透過結合及精煉不同的想法,我們最終能夠得到涵蓋所有最佳想法的共同理解。這就是將我們的想法具象化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我們可以重新繪製草圖或者四處移動便利貼,最酷的是,我們真的在四處移動我們的想法,真的在逐步演進我們的共識,那是單靠文字幾乎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在離開這個對話時,我們可能還是在處理相同的功能或強化,然而,我們現在真正達成共識,我們感覺認知一致,並且深信大家正一同向前行。那就是我們勉力設法獲得的結果。很遺憾地,那是無形的東西,你看不到也摸不著「共識」,但是你能夠感受它。
 
別再試圖撰寫完美文件
 
很多人相信有某種理想方式可用來準備文件—當人們閱讀文件並且得到不同理解時,不是閱讀者的錯誤,就是撰寫者的失敗。其實,以上皆非。答案就是停止做傻事。別再試圖撰寫完美的文件。繼續撰寫資訊,任何資訊,然後透過文字與圖像,利用有效溝通來建立共識。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