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動裝備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站在全球化錯誤的一邊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很有可能嘉惠最富有的一小群美國人和全球精英,同時損害其他人。
 
貿易協定是個讓人昏昏欲睡的話題,但也是每個人都該關注的事。目前磋商中的一些貿易協定如果付諸實行,多數美國人恐怕會站在全球化錯誤的一邊。
 
針對這些協定的對立觀點實際上正在撕裂民主黨,雖然從歐巴馬總統的言辭中看不出這一點。例如在國情咨文中,他只是溫和地提到「新的貿易夥伴關係」將可「創造更多工作」。目前正在協商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一旦談成,環太平洋的十二個國家將構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TPP的談判始於二○一○年,而據美國貿易代表的說法,目的是降低參與國之間的關稅和減少貿易障礙,促進貿易和投資。但是,因為相關談判秘密進行,我們只能仰賴外洩的草案去推測協定的條款。在此同時,美國國會今年引進一條法案,賦予白宮「快速通關權」(fast-track authority),國會只能通過或否決提交審議的貿易協定,不能修訂內容。
 
此事引發激烈爭議是大有道理的。基於外洩的內容,以及以往貿易協定的安排,我們不難推斷出整份TPP的模樣,而情況看來令人擔心。這個協定很有可能嘉惠最富有的一小群美國人和全球精英,同時損害其他人。我們竟然會考慮締結這樣的貿易協定,證明不公平對經濟政策有極深的影響。
 
更糟的是,像TPP這樣的協定只是呈現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們管理全球化的方式非常不恰當。
 
跨國企業恣意妄為
 
先談一點歷史。大致而言,現在的貿易協定與二戰之後數十年間的協議不太一樣,當年的貿易談判以降低關稅為焦點。各方降低關稅的結果是貿易顯著成長,各國可以發展優勢產業,生活水準因此得以提高。有些工作會消失,但也有新工作產生。
 
現在的貿易協定則有不同的目的。世界各地的關稅已經相當低,貿易談判的焦點已經轉向「非關稅貿易障礙」,而對推動相關談判的企業利益來說,各國的法規是最重要的非關稅貿易障礙。大型跨國企業抱怨各國不一致的法規推高商業成本,但多數法規即使有瑕疵,因為保護勞工、消費者、經濟和環境,其實有理由存在。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