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娼婦/丁威仁 飾】

沒人知道我的包袱裡裝著什麼東西,我現在走在無光的街道上,除了我的腳步聲以外,沒有其他聲響,誰也不知道我從哪裡來,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這個包袱是我最珍貴的東西,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它。

半年前,有一位客人指定我的服務,他趴在我的身上喘息時,我居然第一次達到高潮,我確定,紮紮實實地,但三個月後,我懷孕了,人家說只有母親才能辨識孩子的父親是誰的,我真的確定,孩子是他的,雖然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我已記不清是怎麼走到這個鎮上的,之前我還在鎮外的樹林,肚子痛到無法行動,然後只能待在一棵大樹下,沒想到,從我的下腹傳來濕意,透過還算明亮的月色,我看見裙子越來越紅,而肚子痛到我已無力叫喊,我知道,他或是她要跟我見面了。

沒有人知道我的包袱裡裝著什麼,我走在無光的街道上,除了我的腳步聲,沒有其他聲響,我從哪裡來已經不再重要,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但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這個包袱。

前面好像有一間小酒館還亮著燈,我好累,想進去酒館裡坐一下,雖然我不想喝酒,但我必須洗乾淨包袱裡的東西,要不然很快就會變成黑色的,我不能接受它是黑色的,我不喜歡黑色,紅色才是我的信仰……

[一、無夢的沉船]
「我們必須忍耐,對於那放火的舌根……」
隔著好幾座山以及幾條
不曾移動的河流,我顛簸以腳步
調音,帶著肚腹裡的心跳
回憶那張曾經晴朗的
雙人床
我彷彿一株開始發芽的青春
卻早熟地以嘯喘向世界
抗議,你們總是要我
張開大腿調音,卻忘了
我臉龐的模樣
如果可以,我將再次捕獲你
清癯的面容,寫一首可以
在落地窗前種植的
詩句
黑夜太冗長,白晝容易早退
一場暴雨之後,我仍眷戀你倒灌的
體溫,你從小鎮離去是為了
把雨水與眼淚堆積成

於是我們交錯恥骨
把引言留在一點兒喘息裡
然後瀕臨天堂與
地獄的邊緣,從慾望的
浩劫中,找出絮語
或者咒語
喃喃,喃喃
於是我們交換肋骨
不再熟讀彼此的曲線
只能讓泛黑的眼圈變成信物
以淚水化作刀刃切割
一道堅實的冰川
找出沉船的
日記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