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我是騷人,我玩墨──風雅
 
墨,是做什麼用的?這話問得有點奇怪。不就是在硯臺上和水磨成墨汁,好來寫字用嗎?想得多一點的人可能會說,還可以用來畫國畫,像墨竹之類的。是不是?
 
對。但要挑剔的話,也不全對,因為古人手邊的墨,用途可多了,寫字畫畫只是最基本的,任何市面上買得到的墨都可以達成。但是如果你精心訂製了一款墨,會不會想賦予它某種你所喜愛的、特別意義的用途?於是在騷人墨客手裡,墨不單拿來寫字用,還得注入他們超越書寫的意念和專情。
 
臨池學書擘窠書
 
首先來看三錠文人墨(圖一),墨上題字所帶出來的「臨池/學書/擘窠書」這些詞,看起來挺風雅挺有學問的。雖然說穿了也就是寫字練書法、臨摹碑帖學別人的書法、和書寫匾額碑刻等大字(擘窠書)等,但換個詞來講,味道就不一樣。
 
這些墨的主人,都有來頭。中間的音田學書墨,是乾隆年間徽州製墨大師、曾任吏部員外郎(副司長)的程音田所自製自用;而右邊拿來寫大字的少仲擘窠書墨,則是在光緒朝當過河道總督的勒方錡(字少仲)所訂製;至於左側的任公臨池墨,它的主人任公,更是大名鼎鼎,墨客中的騷人。
 
圖一 臨池、學書、擘窠書墨
 
任公臨池墨,背寫「新會梁氏珍藏」,兩側分寫「光緒丙申年」、「徽州休城胡開文製」,長寬厚10.5x2.7x1公分,重42公克;音田學書墨,背寫「五石頂煙 乾隆壬子年造」,長寬厚14x2.6x1.9公分,重74公克;少仲孹窠書墨,背寫「千秋光 徽州胡開明製」,側寫「徽州胡開文南京造」,長寬厚12.8x2.8x1公分,重58公克。
 
如果覺得「任公」兩字似曾相識,但一時想不起來的話,墨背面寫的「新會梁氏珍藏」幾字應該讓你恍然大悟:他是大學者大政論家大思想家梁啟超,廣東新會人。當年跟老師康有為一起幫光緒皇帝籌畫變法,事敗被慈禧太后通緝而逃亡日本,辦起《新民叢報》,鼓吹打破傳統舊文化,建立西方新思想,從而在思想界颳起一陣颶風。這期間,他曾在奈良偶遇林獻堂,後應邀請於一九一一年三月底到訪臺灣約一個月,下榻霧峰林家的萊園五桂樓。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