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現代中國文學的課題

現代中國文學的課題

  • 作者:徐訏
  • 出版日期:2016/07/25
內容連載 頁數 1/2
關於新舊之爭的檢討



在晚清,作為老大帝國的中國,像是一隻紙老虎一樣,雖然已經很敝舊了,但還自以為是雄冠全球,可以鄙視夷邦的大國。第一次把它戳破的是一八四○年的鴉片戰爭,以後經太平天國運動,中法戰爭以及一八九四年中日戰爭,義和團事變,這隻紙老虎就變成皮毛盡脫的小狗。中國的知識份子開始對自己文化失去自信,覺得應該向西洋學習。但先是只以為中國不如人家的是槍炮兵艦,派了年輕的留學生到外國,就是要他們學習這些東西。可是這些留學生到了外國,發現人家的文物制度,學術文化都有勝於中華者,這時候,覺得中國要改革的是各方面的改革,是根本的改革。可是有一部分人始終懷抱著中國精神文明之可貴,宣導「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之說,這就與新興的年輕知識份子有一種代溝。

到了民國成立,中國新興的知識份子對於所謂舊文化鄙夷已極,他們所要求是新,當時所說的新都是西洋來的。他們看到中國舊文化是一種負擔,不揚棄舊文化,無法建立新文化。

代表這些新興的知識份子,要求創新棄舊的,我們大家都知道最初是《新青年》這一群人。

以陳獨秀為首的《新青年》同人,所反對的是什麼,可以用他在《新青年》六卷一號所發表的︿本志罪案之答辯書﹀來看,他說:

……他們所非難本志的,無非是破壞孔教,破壞禮法,破壞國粹,破壞貞節,破壞舊倫理(忠孝節),破壞舊藝術(中國戲),破壞舊宗教(鬼神),破壞舊文學,破壞舊政治(特權人治)這幾條罪案。這幾條罪案,本社同人當然直認不諱,但是追本溯源,本志同人本來無罪,只因為擁護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大罪……

這裡我們清楚地看到他們對於所有舊的文化都要否定,目的是要請「民主」與「科學」兩位先生到中國來。民主與科學,當時是這群新的知識份子所認為唯一的可以救中國的藥方。這也就是說,自從鴉片戰爭―甲午戰爭把中國紙老虎戳穿以後,經過了辛亥革命,慢慢發現中國不如西洋的不光是「艦堅炮利」,不光是「物質文明」,而是屬於精神的「民主」與「科學」。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