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光,打在你身後>
 
二○一五年春節,接到陌生來電,高中同學Copy打來跟我說,大家正一起聚會喝酒,不知道我是否回來了,所以才試著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在的話,他們希望我能過去一趟。
 
我說我在,問起「他們」是指哪些人。Copy說了一長串熟悉又略帶陌生的名字,他最後說老賀也從廣州回來過年了,點名要見我。
 
老賀,真的是很久沒見了。我們是老賀帶的最後一屆畢業班,之後他們因為工作全家搬到廣州。中間十五年,一點消息也沒有。
 
你們等等我。
 
心情激動,但更多是緊張。
 
換了幾件外套。
 
穿大衣覺得自己老了。
 
穿皮衣覺得自己不夠真誠。
 
圍上圍巾覺得有點刻意。
 
最後選擇了一件大大的棉衣。
 
看起來臃腫,但大衣裡的人,跟高中並無不同,瘦瘦的,對任何事都帶著一點點拘謹。
 
高中的時候,我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班上同學幫我取了一個外號─「小表弟」。「小表弟」代表著幼稚、天真、不懂事,也代表好說話,跟誰都能相處,不會拒絕別人。
 
我不喜歡這個外號,甚至是討厭,感覺那全是自己的缺點。更生氣的是,女生每次聽完男生的解釋之後,都會用媽媽一樣慈愛的眼光看著我,說:「哇,﹃小表弟﹄真的好適合你,好可愛。」
 
某一次下課時間,老賀路過走廊,聽到同學這麼叫我,隨口說了一句:「嗯,跟你還滿像的。」神奇的是,自從老賀說這個外號還不錯之後,我也就覺得這個外號還真不錯。那種感覺大概是─能被自己崇拜的人認可,無論認可的是哪一方面,都覺得很開心。起碼,對方記住自己了。
 
老賀是文科重點班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年級所有文科班的英文老師。而我高一時就讀理科重點班。高二的時候,文理正式分班。分班考試我考得很糟糕。爸媽急壞了,親戚勸說趕緊送禮,如果名額定了,送再多東西也不管用。
 
我和老賀不熟,他高高壯壯,像個北方人,一直笑咪咪的,學校裡盡是他的傳說:教課很厲害啦、英文口語全市冠軍啦、老婆很漂亮啦,以及他每天晚上都要到本地最高級的夜總會吹薩克斯風啦。
 
以現在來看,會吹薩克斯風都很了不起,更何況在十幾年前。但,很多人對此頗有微詞:一個老師怎麼能去夜總會兼差呢?一個老師晚上難道不需要備課嗎?一個英文老師再新潮也不能這樣啊?!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