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4/6
至於考古學的對象是屬於物質文化表現的遺物,並非語言。無論如何精確追溯陶器樣式的變遷,或是挖出多少銅鐸、銅鏡、銅劍、鐵劍等,如果沒有寫成文字,或就算寫了,如果不是直接與政治相關的內容,那麼就無法成為歷史的材料。賦予歷史筋骨的是政治,而物質文化則是任誰都可以輕易借用的東西。

也就是說,就算日本列島的陶器文化從繩文陶器變成彌生式陶器,使用的人類並沒有換。另外,就算出土的人骨計測值從某一個地層開始變化,也不是因為舊的人類滅亡,又有新的人類進駐。只要不是世世代代都是家族內部通婚,那麼就不可能有純血種的人類。人類原本就是雜種。由於新的基因進入,因此體質會產生連續性的變化。

語言學.民族學

同樣的,語言學和民族學也無法取代歷史學。

語言學無論有多大的成果,所謂語言的系統是用來表達語言與語言之間的相似與相異之處,並非用來表達說話者的血統關係。語言並非遺傳,而是人被生下之後與周遭的人接觸,進而習得的東西。而且人不一定只會說一種語言,能夠根據對象使用不同語言的人也不稀奇。因此,不能夠將語言的系統樹誤解成人類的家系圖,認為其與歷史的紀錄具有同樣價值。

這一點,民族學也相同。民族文化的類型不過是現代民族學家透過觀察,解釋屬於不同社會的人們的行為而成,每一個觀察的民族學者都有不同的解釋,就算是同一個社會,下一代人的行為或許也會與上一代完全不同。因此,文化的類型也不是有用的歷史史料。

就像這樣,考古學、語言學、民族學的成果在寫歷史的時候可以當作參考,但絕對無法發揮參考資料以上的功效。用這些成果當作主要材料寫歷史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神話.意識型態

再次強調,歷史是世界觀的語言表現,並不單純是事實的紀錄。

這一點,歷史與神話、意識型態非常相似,但與神話和意識型態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神話與歷史同樣是說明世界為什麼會成為現在的樣子。然而,扮演神話主角的神明超越了時間,並非過去生活在現實世界的人類。因此,現實生活裡不可能發生的事,在「以前」、「古代」等神話裡的時間都有可能發生。神話要傳達的並非過去的世界,而是反映出了創造該神話的時代樣貌。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