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5/6
至於意識型態描繪的則是未來世界應有的樣子,主張現在的世界應該朝其邁進。

無論是《聖經》、《古蘭經》、馬克思的著作,還是其他根據神啟的聖典,當中的字句都不允許改變。因此,當意識型態與現實不合的時候則無法修正。當與現實不合的時候,容易陷入「意識型態正確,而現實錯誤」的原理主義之中。關於這一點,歷史根據的是文獻史料,因此時間愈久累積的文獻愈多,則愈有必要重新審視、修正理論。由於能夠做到這一點,因此更能反映現實。

資料來自中國的正史與《日本書紀》

關於日本建國之前的歷史,若想要寫出合理的內容,那麼主要的資料還是依據從《史記》開始的中國正史和《日本書紀》。其他的資料都僅是用來輔助。然而,若僅是依據這些史料當中的隻字片語,任憑想像力馳騁,那就寫不出合理的歷史。無論是哪一種史料,能夠找出的資訊都有其限度。另外,也有許多事是後世的人覺得重要,但當時的人卻不以為意而沒有加以記載。就像這樣,歷史也有其極限。在這樣的認知之下,利用能夠利用的史料,盡量勾勒出現在世界深處那個過去的世界,這才是歷史。

如果希望將日本列島放在正確的位置上撰寫世界史,那麼就必須超越日本的國史、韓半島的國史、中國的國史等框架,從歐亞大陸與日本列島共通的角度出發。這個角度當然不能被現代任何國家的利害或國民情感所左右。現代的國家或國民的概念僅能追溯到十八世紀末。由於起源尚淺,因此不適合將十八世紀以前與現代做一貫性的歷史敘述。

希望寫出真正世界史的歷史學家應持有的立場是,排除眼前所有的利害、理想或是情感,僅以理論追根究柢,解釋並綜合史料。如果站在這樣的立場撰寫歷史,那麼寫出來的歷史則可以超越歷史學家的個人意見,成為有可能被所有人接受的「真相」。日本的歷史就應該這麼做。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