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在市場購得「去市場化」的感受

蘿拉和查弗選擇委託克蘿伊作為婚顧,但都委託她做些什麼呢?正如同葛蕾絲.韋佛將尋找靈魂伴侶的部分工作委託給戀愛顧問(協助個人品牌建立),其他工作則堅持自己做(親自從一封封電子郵件訊息中挑出可能發展的對象),蘿拉和查弗在籌劃婚禮時,也有這般分工。蘿拉解釋:「有些工作我就只想把它完成而已,我不在乎是誰做的。」克蘿伊協助蘿拉做出各種決定:

音樂:你要Salsa 還是1950 年代的搖滾樂?
Salsa。
好。

花:你想要紅色鬱金香這類春天氣息的花,還是像白玫瑰這種正式場合會擺放的花?
鬱金香。
好。

蘿拉可以輕易將婚禮籌劃多數細節工作委託給克羅伊,不過,相較於其他工作,挑選婚紗更為私人,蘿拉覺得必須將這項工作留給自己的母親和閨蜜。不過,即便是非常私人的工作,有些夫妻也選擇將這些工作外包給他人。克蘿伊回想:

如果太忙,有些新郎會多付我一筆錢,請我擔任他未婚妻的閨蜜。所以我就要到處跟著新娘,陪她選購衣服、花、音樂、挑選宴會公司以及糕餅店。有新郎告訴過我:「我希望你陪我的未婚妻逛遍每一間店,是陪伴她,不是只是跟著她。」那位新郎通常是沒有時間陪未婚妻做這些事,或是在出差旅行,所以才僱用了我,這樣他的未婚妻就不會覺得必須獨自承擔一切。我常常上一秒還是這位與他們通話的好人婚顧,下一秒就變身成為讓新娘推心置腹,為新娘打點大小事的貼身閨蜜。

我問克蘿伊:「妳可曾覺得自己真的在扮演家人的角色?」聽到這裡,克蘿伊似乎對於我的天真感到不可置信,回答道:

天啊!當然啊!我的意思是,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在扮演家人的角色。我每年籌辦十二到十八場婚禮,婚禮後還會持續與客戶保持聯繫。我熟悉他們的品味,知道什麼會讓他們煩躁、什麼讓他們放心。我好比聆聽他們告解的神父、他們的付費知己。對某些客戶而言,我就是他們理想中的母親,只不過是個年輕版的罷了。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