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1-1
歷史與流派


在解釋榮格派獨有的解讀方法前,我要先簡略地說明童話學的歷史,以及不同學派的理論及文獻。在柏拉圖的著述中,我們看見年長女性對孩童講述象徵故事,這被稱作神話體系(mythoi),可見當時童話就與兒童的教育相連接了。其後,第二世紀哲學家暨作家阿普留斯(Apuleius)在他著名的小說《金驢記》(The Golden Ass)中納入一篇美女與野獸版的童話,名為〈丘比德與賽姬〉(Amor and Psyche),在當代挪威、瑞典、俄羅斯及許多其他國家都仍然能夠找到與這個童話相似的故事劇碼。因此,我們可以下結論說,這類型的童話(女人救贖獸性的愛人)至少已經存在兩千年以上,事實上是歷經千古而不變。除此之外,我們還能找到比這更古老的童話,出現在埃及的莎草紙(papyrus)及石碑(stelai)記載中,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兩兄弟亞奴比斯(Anup / Anubis)和巴他(Bata)的故事。故事內容近似於兩兄弟型的童話,讀者可在歐洲國家找到類似的故事;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我們擁有三千年的書寫歷史,但這三千年來基本的母題卻沒有多大改變。此外,根據史密德神父(FatherMax Schmidt)的論述《上帝觀的起源》(The Primitive Races of Mankind),大致說來某些童話的母題可追溯至西元前2500年,亙古不變。

一直到十七及十八世紀時期,童話都是說給成人及兒童聽的,這一點在當代遙遠的原始文明中心仍然為真。在歐洲,童話曾經是人們在冬季的主要娛樂,講述童話成為農業社會中必要且富靈性的職業,有時人們還稱童話為法輪哲學(Rockenphilosophie)。

科學界對童話的興趣開始於十八世紀的思想家如溫克爾曼(Winckelmann)、哈曼(Hamann)、約翰.戈特弗裡德.赫德(J. G. Herder),其他如莫里茲(K. Ph. Moritz)等學者們也給童話充滿詩意的解讀。赫德表示這類型的故事,透過象徵表達遠古且久經遺忘的信念。在這個觀點下,我們得以看見情緒的驅力。新異教主義早在赫德哲學時期就在德國激起漣漪,同時直到不久之前也都以不甚受歡迎的樣貌呈現在世人面前,隨著對於基督宗教教導的不滿,人們開始對一個更充滿生命力、質樸且本能的智慧產生想望;其後,德國的浪漫主義學者也讓這個觀點益加顯著為人知。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