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知識之樹

黑帝斯不喜歡自己。矮胖、外八字,扁平的嘴像膠皮似地耷拉著。要是能改頭換面,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她沒有一天不在水面上看到自己那副尊容,看到之後,沒有一次不渾身打顫。「我一定是世界上最醜的東西。」她心想,「鳥有翅膀,魚有腮,袋鼠能跳,但我算是個什麼玩意兒呢?」白天,她像個癱瘓的病人,把自己關在家裡,直到夜裡才敢壯著膽子出來。因為那時候沒有投到地上的影子,也沒有落到水中的倒影。在那個黑暗的世界裡,誰也看不到她。黑帝斯變得那麼詭祕,就像影子一般。

有天晚上,暮色降臨的時候,她被一隻鴨子呱呱呱的快樂叫聲吵醒。悲傷又一次襲上心頭。她發現,她在鏡子裡看到的自己只是一場夢。像往常一樣,夢醒之後,什麼也沒有留下。她心裡空空落落,一聲不響地游進窩下面的那條小溪,跟著鴨子的叫聲向前漂流。這便是她與「社會」距離最近的接觸了,不過總比沒有好。

通常,黑帝斯也只是這樣遠遠跟在鴨子身後,在小溪裡游幾分鐘。她和鴨子之間的差異太大了,讓人難以忍受。可是這天晚上,她好像變成自己思想的影子。那一刻,她不再覺得自己是個異類。一縷光,就像一點鬼火,在鴨嘴獸眼裡閃爍。她不再跟在鴨子留下的餘波後面緩緩漂流,而是順應內心無形的召喚,朝鴨子積極追趕。黑帝斯不知道該做什麼,也不知道生活將發生什麼變化,但她將放手去做一件對她而言轟轟烈烈的事情,就像天上落下傾盆大雨一樣。黑帝斯沿著月光照耀的銀色河流,跟蹤著獵物。

她看得出來,鴨子累了。河水裡色彩斑斕的花兒像海底森林一樣輕輕晃動。黑色的小魚在花莖間游動,宛如雲彩投下的暗影在碧波間蕩漾,又像幽靈般一觸即逝。鴨子慢慢游過湍急的河水,又側身游到河岸邊淺灘上密集的蘆葦叢,很快就低著頭打起瞌睡了。黑帝斯耐心等待著,直到確認鴨子已經進入夢鄉。黑帝斯游到鴨子身邊,第一次仔細打量他。她繞著熟睡的鴨子轉了一圈又一圈,彷彿用層層漣漪織成一張網,抓住那隻可憐的鴨子──在睡夢中想像出來的自己。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