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二章 貧困女子與最貧困女子的差別

清原加奈(二十九歲)的例子

加奈幾乎每天都會在某個大型交友網站的「立馬版」上發賣春文,換句話說就是常客。她的條件是「別一生本OK」,意思是除了旅館錢之外,另收取一萬的賣春費;性交時可不用戴套。這個交友網站會對一直沒有男性回覆的留言加上星號。原本這是提醒男性用戶「趁機把握!」的符號,加奈往往發文了好幾個小時,直到第二天再上傳相同的留言時,都還是出現星號。簡而言之,「買」她的男人很少。

儘管如此,她還是繼續上傳留言。她有兩個上小學的孩子,分別是八歲和六歲。

她一開口便開朗地笑著這麼說。

「我以為你一定不會來,所以見到你我好高興。昨天我心情真的很差,要不是今天跟你有約,我大概已經死了。」

我無法忽略這句「大概已經死了」。至今用電子郵件採訪加奈時,她便告訴我已經自殺未遂了好幾次,而且還是在小孩面前……我望向她的手,發現在洋裝之下的手腕到手背,滿滿是剃刀留下的痕跡,形成條狀的紋路。傷痕當中有一個紅黑色的痕跡,那是用菸頭燙的傷痕。

加奈的人生是徹底的「一無所有」,從童年經歷就已經非比尋常。

「手上的菸頭痕跡不是我自己燙的,是我媽媽燙的。而且不只是手,背上跟腳上也有,全都是她燙的。我還記得我爸,關於他的記憶都是被揍或是被關進地板底下的蔬菜儲藏室。但是他不見之後,我的姓氏還是一樣,所以對方可能不是我的生父。我媽也沒跟我說過生父是誰。外婆在的時候,還有外婆會保護我。可是外婆在我小三的時候過世,接下來的日子就很難熬了。那個時代虐待兒童還不會上新聞,可是小學的保健室阿姨發現我身上的瘀青和傷痕,於是我有時住在保健室阿姨家,有時住在阿姨的朋友家,有一陣子還去住類似兒童商量所宿舍的地方。小五的時候住進育幼院。鬆了一口氣嗎?嗯~我覺得自己被媽媽拋棄了。很奇怪吧!我明明被媽媽虐待,可是我一點也不討厭她。雖然我媽生氣的時候很可怕,可是溫柔的時候也溫柔到朋友的媽媽都比不上。所以我覺得自己是被媽媽拋棄了。就算偶爾會被打或是被菸頭燙,老實說,我也還是覺得跟媽媽在一起比較好。」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