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春季電腦展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 作者:洪裕宏
  • 出版日期:2016/12/20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章 探索心靈與意識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溫伯格(Steven Weinberg)非常樂觀地說:「目前我們尚未有最後的理論(the final theory),而且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發現最後的理論。但是我們一次又一次捕捉到一些暗示,告訴我們其到來之日不遠。物理學家在討論問題時,若發現漂亮的數學觀念與真實世界相干時,總覺得黑板之後有深刻的真理,預示存在一個最後的理論,使我們的數學觀念與世界如此相干。」溫伯格是一個科學的樂觀主義者,相信有一天可以發現最後的理論,解釋世界的一切事物。在特定的意義下,溫伯格認為物理科學能夠描繪完整的世界,人類的理性與悟性可以完全理解世界。
 
像溫伯格這樣的素樸樂觀論者不在少數,但也不乏悲觀論者,天文生物學家夏爾夫(Caleb A. Scharf )在《科學美國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提出幾個我們尚不瞭解、甚至可能永遠不能瞭解的問題,其中一個是為什麼這宇宙存在?為什麼這世界是有(being)而不是一無所有(nothingness)?霍根(John Horgan)在其《科學之終結》一書中認為,科學的主要領域如粒子物理學、宇宙學與演化生物學等,已發展至其顛峰。物理學家已無法超越量子力學與相對論,無法提出比大爆炸理論(The Big Bang Theory)更深刻的理論;生物學家已無法超越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演化論與基因遺傳學。一九九九年時,霍根甚至悲觀地預測人類永遠沒有希望完全瞭解意識(consciousness)與心靈。
 
每個人都有意識經驗,它是我們生活中非常真實的經驗。然而,科學家到近二十年來才開始嚴肅地探討意識問題。在八?年代以前,尤其是在行為主義的全盛期,意識研究甚至於是科學上的禁忌。知名腦科學家科赫(Christof Koch)在其《意識:一個浪漫化約論者的懺悔》書中說:「到八?年代末,撰寫關於意識的論文代表你的研究已經衰落,嚴謹的自然科學家不可以談論意識,只有退休的諾貝爾獎得主?哲學家與神祕論者可以。」科赫開始與克里克(Francis Crick)合作研究意識時,還沒有取得終身職。有資深科學家找科赫去用午餐,告訴他在拿到終身職之前不要研究意識。克里克已是諾貝爾獎得主,倒是科赫自己的工作尚無保障,最好做學界主流接受的研究,至於意識就等退休後、或是生命告終前擔心靈魂往哪裡去時,再研究吧!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