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28連續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際書展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 作者:洪裕宏
  • 出版日期:2016/12/20
內容連載 頁數 4/8
就緒電位在活動左手前五百毫秒已經完成。這合乎上節所說,意識經驗的產生需要五百五十毫秒。與直覺相反的是,意圖或決定發生在就緒電位之後三百五十毫秒。換句話說,為了活動左手,腦部相關區位早就做完該做的事,意圖或決定只是伴隨現象,沒有因果角色。我們的行為直接由腦做完必要的工作,心靈或意識毫無作用。這個實驗很顯然地證明我們沒有自由意志。
 
意識在自主行動中真的沒有任何角色嗎?李北特認為雖然意識在自主行為上沒有因果角色,卻有否決的作用。當受試者的就緒電位已經完成,意即大腦已經做完所有該做的事,五百五十毫秒過去,行動就會發生。然而受試者的意識依然保有否決權,可以中止這個行動,這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發生。想做一件事時,突然在最後關頭改變主意。不過否決權的使用必須在行動前一百五十至兩百毫秒之間。用英文來說,雖然我們沒有「free will」,可是有「free won’t」。
 
心理學家魏格納(Daniel Wegner)同意李北特的結論,認為自由意志是錯覺。他的實驗很簡單,卻很有說服力。讓受試者站在鏡子前面,在鏡中安排一雙手,看起來類似受試者的手,其實是別人的。受試者戴著耳機接受指令,依照指令活動雙手。受試者看到的手也依指令活動。結果受試者覺得是自己在運動那雙他人的手。那雙活動的手明明是別人的,但是受試者會產生錯覺,將其解釋成是自己的手,並誤以為自己的意志在控制那雙手的活動。
 
我們真的沒有自由意志嗎?所有行為真的只是神經生理歷程,完全依循自然律運作嗎?如果我們只是生物機器,自由意志只是錯覺,或者雖然我們掌握有限的否決空間,但那有限的否決權也許只是另一個神經生理歷程,如何解釋意義與目的?如何理解道德與責任?如康德所言,倫理學與道德判斷的可能性預設自由意志。如果我們所思所為一切都依據因果律,那麼我們就談不上有道德或法律責任。對康德而言,自由是理性的基礎,人有理性代表我們具有自發行為能力,不受因果之影響或限制。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