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28連續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際書展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誰是我?意識的哲學與科學

  • 作者:洪裕宏
  • 出版日期:2016/12/20
內容連載 頁數 8/8
物理學家巴伯(Julian Barbour)認為這個意義下的訊息只是符號與機率,脫離它們所表徵的事物後,本身並無意義。所以向農的訊息理論只是關於形式符號的傳輸,並不滿足惠勒所需的訊息概念。日常語言中的訊息其實是事實內容,不是比特。另外,巴伯提到第三種訊息概念:內存的語意訊息。地質學有時間膠囊的概念,指化石、岩石等物。化石或岩層本身封存了過去的歷史記憶,地質學家可以「閱讀」其中的訊息。不過這些時間膠囊都是物體,不是比特。巴伯認為應該是「bit from it」而不是「it from bit」。
 
我認為惠勒的訊息概念有別於向農的概念。向農的訊息是被動的、消極的訊息,本身沒有內存意義,而要依賴有意識的觀察者賦予意義。惠勒的訊息是萬物之源,空間、時間、重力、電磁、粒子等等,都從訊息而來。如果訊息沒有內存意義,要靠行為者給予,那麼行為者才是萬物之源。這與「it from bit」大相逕庭。主動訊息是歷程,不是事物、狀態或性質。訊息不是被觀察的對象,非存在在意識之外,也非意識之內。它是產生這世界萬物及意識的基礎,是最根本的存在。既非物質,也非心靈,而是物理世界與心靈的源起。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