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12
1
 
猞猁,俗稱山貓,在克羅埃西亞語中叫ris,在新挪威語中叫gaupe,在德語中叫der Luchs。我能分辨貓猞猁與狼猞猁 ,也能輕鬆辨認牠們留下的痕跡。而山貓,也正是我失業的原因。安妮塔•努提寧,這個過去一年來一直由我保護的人,想到莫斯科最新落成頂級商場中的一家珠寶店看看復活節彩蛋。走進商場建築前必須通過裝有金屬探測器的安全檢查門,當我走過這扇門時,金屬探測器毫無懸念地響起。保安說我必須把隨身攜帶的葛拉克九毫米手槍拿去寄存。
 
「這是我的工作配備。」我試圖向商場中那些連牙齒都有武裝的警衛解釋,卻是白費唇舌。只要我想跟著安妮塔進商場,就得暫時放棄手槍。
 
一個警衛操蹩腳的英語對我說:「放心吧,我們會確保不讓閒雜人等進入商場。」對於他的承諾我壓根無法相信。只要鈔票夠多,任何人都能收買。
 
「既然來了,就進去吧,反正有危險的是我。」安妮塔的微笑中帶著冷冷的,不容置疑的命令。我沒對她回以微笑。
 
安妮塔沒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中意的復活節彩蛋。看到她眼睛眨都不眨就用相當於我三個月薪水的錢買下那個彩蛋,我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不過這個應該不是法貝熱彩蛋,一個真品法貝熱彩蛋恐怕要我十年的收入。買了彩蛋還不夠,安妮塔還想到珠寶店旁的皮草店看看。
 
我一般會建議客戶別穿太引人注目的衣服,比如昂貴的皮草。安妮塔卻偏屬於對我的忠告從來不屑一顧的那類客戶。我並不喜歡掛在她身上那些已死貂類留下的皮毛或閃閃發光的銀項鍊,這些我都能忍受,但我有我的底線──那就是山貓皮。
 
和克羅埃西亞語一樣,山貓在俄語中也叫做ris。為了獲得這種耳尖上有黑色毛叢的貓科動物皮毛,我估計至少超過十幾頭山貓遭到無情的捕殺。我感到自己的脈搏加速,心中騰起一股無名火,馬上就要發作。我盡量平靜地吸氣、呼氣。我學習過多種呼吸技巧,可現在任何一種技巧都不起作用。
 
安妮塔把山貓皮披上身。皮貨店裡的兩位女店員都迎上去幫她試穿,教她如何把皮草繫在身上。她們離安妮塔那麼近,如果想用刀捅死安妮塔,或對她注射一針毒藥,簡直易如反掌。我應該走過去確保安妮塔不會遭遇類似的危險,但我沒這麼做。
 
安妮塔用英語對兩位女店員說:「山貓,真漂亮。」她回過頭來又用芬蘭語問我:「席莉亞,覺得怎麼樣?很性感吧?我都覺得自己快變成一隻貓了。」
12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