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5/23(四)客服中心18:00pm後,進行系統維護,電話客服將暫停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章 正義辯護人

1

連我也察覺到法庭內洋溢著焦躁不耐的氣氛。這也難怪,畢竟始作俑者正是我本人。

「怎麼了,本多律師?請繼續進行反詰問。」

我的反詰問已經混亂到需要審判長開口催促的地步。

我當然打算盡力做到自己能做的事,但畢竟是個不過才二十六歲、當上律師不到一年的新鮮人,再加上是人生第一次站上刑事法庭,我覺得能問的都問完了。這可不是在找藉口。明知自己是個糟糕的辯護律師,就是不曉得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才好。

「那麼,為求慎重,讓我從頭再確認一次……」

我能察覺到六名陪審團的成員已經快被煩死了。

既然是重要的證詞,多確認幾次也是應該的,只是我已確認過三次,陪審員自然會一臉嫌惡。

而且,我不覺得自己的辯護很高明。一直戰戰兢兢地重複不得要領的問題,陪審團的成員一定開始覺得,我這個辯護律師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幹什麼,不然就是認為我不過是在消耗時間罷了。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自己的發問意圖何在,但為了幫助被告,只能老實地不斷重複問題。

「那麼……橋本先生,四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左右,你正在進行運送貨物的工作嗎?」

我勉為其難地擠出這個問題。

「對,是啊。」

四十五歲左右、體型有些瘦削的證人橋本先生,沒好氣地如此回答。他的態度比陪審團更差,但這也難怪,對檢方證人來說,我們這些辯護律師跟敵人沒兩樣,被敵方連續詢問兩、三次雷同的問題,當然很不愉快。

「您是專門運送貴重物品的貨運公司老闆是嗎?為什麼身為老闆,還得親自送貨呢?」

「小公司就是這樣啦。公司除了我以外,只有兩名員工。就是因為我親自送貨,才能接到運送貴重物品的工作啊。」

「是這樣嗎?嗯,然後……你折回辦公室,走回運輸用的貨車時,正好目擊犯人打開車門,剛好要把裝有昂貴項鍊的鋁合金保管箱拿走,對嗎?」

「是的,所以我就大叫了,問這人到底在幹嘛。」

「然後就報警了,警方根據您的目擊證詞逮捕嫌疑犯,也就是本案的被告栗田小姐。這點也正確無誤嗎?」

「她不是因為我的證詞才被逮捕。雖然被當作嫌犯拘留,但我聽說是因為在她家陽台找到被偷的鋁合金保管箱才會逮捕她。」

「……」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