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卷第二百四十八
 
唐紀六十四 起閼逢困敦(甲子 西元八四四年)閏月,盡屠維大荒落(己巳 西元八四九年),凡五年有奇。
 
【題 解】

本卷記事起西元八四四年閏七月,迄西元八四九年,凡五年又六個月。當唐武宗會昌四年至唐宣宗大中三年。即本卷又是記載兩朝皇帝交替之間的史事。前兩年多的時段,是會昌初中興政治的延續,政治上有兩大成就。一是全面徹底的平定了澤潞的割據之亂,二是唐武宗滅佛。唐武宗與李德裕,可稱為有唐一代的明君賢相,又魚水相投,設若假以時間,有唐中興有望。可惜武宗好神仙,服食金丹,年三十三中毒死亡。李德裕仇視牛黨,加之有功驕恣而四面樹敵,也斷了前程。會昌政治伴隨武宗之死而終結,宣宗即位,立即斥逐李德裕。白敏中是李德裕提拔的宰相,他沒有效法西漢曹參的蕭規曹隨,維護唐室難得一現的大好局面,而是投宣宗之好,對李德裕恩將仇報,一貶再貶,置李德裕於死地。會昌之政也被全盤推翻,佞佛之風再熾,世風與政治迅速衰敗,從此,唐王朝一蹶不振。
 
武宗至道昭肅孝皇帝下
會昌四年(甲子 西元八四四年)
 
閏月壬戌1,以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李紳同平章事,充淮南節度使。
 
李德裕奏:「鎮州奏事官高迪密陳2意見二事:其一,以為『賊中好為偷兵術3,潛抽諸處兵聚於一處,官軍多就迫逐4,以致失利。經一兩月,又偷兵詣它處。官軍須知此情,自非來攻城柵,慎勿與戰。彼淹留不過三日,須散歸舊屯,如此數四5空歸,自然喪氣。官軍密遣諜者詗其抽兵之處,乘虛襲之,無不捷矣。』其二,『鎮、魏屯兵雖多,終不能分賊勢,何則?下營6不離故處,每三兩月一深入,燒掠而去。賊但固守城柵,城外百姓,賊亦不惜。宜令進營據其要害,以漸逼之。若止如今日,賊中殊7不以為懼。』望詔諸將各使知之。」
 
劉稹腹心將高文端降,言賊中乏食,令婦人挼8穗舂之以給軍。德裕訪文端破賊之策,文端以為:「官軍今直攻澤州,恐多殺士卒,城未易得。澤州兵約萬五千人,賊常分兵太半9,潛伏山谷,伺官軍攻城疲弊,則四集10救之,官軍必失利。今請令陳許軍過乾河11立寨,自寨城連延築為夾城12,環繞澤州,日遣大軍布陳於外以扞13救兵。賊見圍城將合,必出大戰,待其敗北,然後乘勢可取。」德裕奏請詔示王宰。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