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卷第二百六十九

後梁紀四 起昭陽作噩(癸酉 西元九一三年)十二月,盡彊圉赤奮若(丁丑 西元九一七年)六月,凡三年有奇。

【題解】本卷記事起於西元九一三年十二月,迄於西元九一七年六月,凡三年又七個月。當後梁末帝乾化三年十二月至末帝貞明三年六月。後梁勢衰,南與吳交戰不勝,嶺南劉巖絕貢,宮廷未遂政變削弱梁室政治力。晉王李存勗破幽州,殺燕主劉守光父子,勢力大增,全力攻梁。恰在此時,梁末帝趁天雄節度使楊師厚之死欲削弱魏博大鎮,分而為二,魏博反叛投晉,晉王親臨魏州受降與梁名將劉鄩對峙。當時,勢均力敵。梁末帝聽小人蠱惑,遙控前線軍事,多次督促劉鄩出戰。劉鄩堅守以疲晉師的策略遭受干擾,在不利的形勢下屢戰屢敗,劉鄩一敗於偷襲晉陽,再敗於莘縣,三敗於魏州城下,全軍覆沒,梁河北之地盡失,國勢動搖。蜀主王建趁晉梁交兵,大舉進攻岐王,岐國土地大部喪失。王建又大敗高季昌及南詔之軍,勢力達於蜀國鼎盛。南方吳越與閩通婚交好。北方契丹興起,助梁攻晉,兵圍幽州。吳徐知誥無意得鎮潤州,為南唐建立張本。

均王1上1

乾化三年(癸酉 西元九一三年)

十二月,吳鎮海2節度使徐溫3、平盧4節度使朱瑾5帥諸將拒之,遇于趙步6。吳徵兵未集7,溫以四千餘人與景仁8戰,不勝而卻9。景仁引兵乘之10,將及於隘11,吳吏士皆失色12,左驍衛大將軍13宛丘陳紹14援槍15大呼曰:「誘敵太深,可以進矣!」躍馬還 ,眾隨之,梁兵乃退。溫拊16其背曰:「非子之智勇,吾幾困矣。」賜之金帛,紹悉以分麾下17。吳兵既集,復戰於霍丘18,梁兵大敗。王景仁以數騎殿19,吳人不敢逼20。梁之渡淮而南也,表其可涉之津21。霍丘守將朱景22浮表於木23,徙置深淵。及梁兵敗還,望表而涉,溺死者大半,吳人聚梁尸為京觀24於霍丘。

庚午25,晉王26以周德威27為盧龍28節度使兼侍中,以李嗣本29為振武30節度使。
燕主守光31將奔滄州就劉守奇,涉寒32足腫,且迷失道,至燕樂33之境,晝匿阬谷,數日不食,令妻祝氏乞食於田父張師造家。師造怪婦人異狀,詰知守光處,并其三子34擒之。癸酉35,晉王方宴,將吏擒守光適至,王語之曰:「主人何避客之深邪!」并仁恭置之館舍,以器服膳飲賜之。王命掌書記36王緘37草露布38,緘不知故事,書之於布,遣人曳之。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