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和善臉的災難 
  
這個專欄的標題「鄰座乘客」指的就是我本人。我常在各種地方被不同國籍的人問路,在「找我問路臉」這個領域,已經是資歷長達三十四年的老手,這張臉同時也是「找我聊天臉」,但年輕女性除外。
  
我曾在新幹線上,遇到一位說自己剛跟姐姐碰面的女性,她告訴我「新大阪住起來還不錯」,也遇過說要去新橫濱見男友的東南亞國家女性,她還給我糖吃,我們聊到「很睏卻睡不著」之類的事。在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街,有位七十六歲的阿婆教我:「找男人,要去畫畫教室找。」至於被問路的經驗,我曾在阪神百貨和阪神電鐵車站鄰接的轉角,被拉丁語系的女性問過路,當時我剛下了接近末班車的電車,正準備騎上腳踏車之際,有個白人女性用英語結結巴巴地問我:「保齡球場在哪裡?」。
  
無論是來自英語國家的人,或是說英語的中國人或台灣人,我總是會被他們問路。要不就是叫我幫忙拍照。如果是平常不會主動和別人攀談的人,或許會覺得怎麼有這種人?如果是平常就會主動攀談的人,可能會笑說也太好說話了吧。容易被問路的人、容易與陌生人交談的人,以及不容易與陌生人交談的人,彼此之間有一道極大的鴻溝。
  
當然,也發生過令我困窘的情況。某次搭乘京福電鐵的時候,鄰座的阿桑找我聊天,不知不覺我們愈聊愈起勁,結果阿桑竟然碎念起坐在附近的某位女乘客裙子太短。阿桑就坐在我和朋友的中間,朋友一直強忍笑意,暗自慶幸阿桑找的人不是她。
  
我有個願望,想把自己的大頭照拿給全世界的人看,問他們:「你想跟這個人問路嗎?」然後,去回答「想」的人最多的國家旅行,這次換我來問路。
 
「只有一點點」的暗中行動
  
我常在想,應該把「只有一點點」這種生意手法告訴社會大眾。主要是食品這塊市場,尤其是零食點心,我相信在收益上會有明確的效果。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