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9
到遠方(摘錄)

在南太平洋,智利中部沿海八百公里外,有一座地勢高聳險峻的火山島,長十一.三公里、寬六.四公里,棲息著數百萬海鳥和數千海狗,但無人居住,除了比較溫暖的幾個月會有少數漁人過來捕龍蝦。要到這座官方名稱為亞歷杭德羅.塞爾寇克的島嶼,你得從智利聖地牙哥搭每週兩班的八人座小飛機,到東方一百六十公里外的一座島,再從那座簡易機場搭小艇到此群島唯一的村落,等待,搭上偶爾往外行駛十二小時的汽艇,然後,通常要再等待,有時要連等幾天,等天氣利於登上岩岸。六○年代,智利觀光當局把島名改成亞歷山大.塞爾寇克,也就是曾於群島獨居、故事可能是丹尼爾.笛福《魯賓遜漂流記》藍本的蘇格蘭水手的名字,但當地人仍沿用原名馬薩芙拉:遠方。

去年秋末,我處於需要遠離的狀態。我為一本小說馬不停蹄宣傳了四個月,無可選擇地按行程表前進,覺得自己愈來愈像多媒體播放器進度條上的那個菱形。我的個人史已有很多地帶開始從內枯死,因為我講得太頻繁。還有每天早上同樣劑量大增的尼古丁和咖啡因,每天晚上同樣攻擊我的長排電郵,每天夜裡同樣喝著同一種泡沫飲料以麻痺腦袋,換來愉快。偶然讀到馬薩芙拉,我開始想像走得遠遠的,像塞爾寇克那樣獨自待在一座連季節性居民都沒有的島嶼內陸。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