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死相學偵探4 五骨之刃

死相學偵探4 五骨之刃

內容連載 頁數 1/8
一  新委託人
 
那一年的十二月初,星期四下午。
 
東京神保町產土大樓內「弦矢俊一郎偵探事務所」的門前,俊一郎正要送特地拿點心來致謝的委託人離開。
 
「老師,真的很感謝你。」
 
在走出已經敞開的大門之前,山口由貴深深地一鞠躬。這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她今天從一來就道謝個不停。
 
「不會。」
 
她每次道謝都讓俊一郎感到不知所措,不過他說話的語氣仍舊十分淡漠。雖然在心中暗自反省自己這樣真的不行,不過……
 
「……死視的解釋正確,那個……真是太好了。」
 
等他終於能說出得體回應時,已經是要送委託人回去的時刻了。即使依然口拙,但和當初四月剛到東京開偵探事務所時相比,可說是已有長足進步。因為要是當時的他──
 
「我不是什麼老師。」
 
「妳要是沒事了可以趕快離開嗎?」
 
肯定會粗魯唐突地回人家這種話。
 
這短短八個月中,弦矢俊一郎經歷過的體驗,其精彩深刻的程度可與至今的二十年人生相匹敵,不,可說遠遠超乎其上。在偵探事務所的工作方面,他也順利解決了世田谷區音槻入谷家的連續離奇死亡案件、城北大學學生宿舍「月光莊」發生的百怪俱樂部案件,還有六蠱獵奇連續殺人案這三起大案子。
 
雖說他擁有極為少見的特殊能力,又有外公外婆這兩個堅強靠山,但他只不過是個完全不通曉人情世故的二十歲菜鳥偵探。從這個角度來考量,這八個月的成績的確是令人刮目相看,自然能增添他作為死相學偵探的自信,也成為偵探事務所的顯赫成績。
 
不過對俊一郎自身來說,比參與這三起案件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他接觸到許多人。藉由這些經驗,他學習到一個死相學偵探該有的心態,也逐漸體會到一個成熟的社會人士該如何待人接物。
 
他住在奈良的外婆家時,外公外婆當然也有教他這些道理。但因為成長經歷特殊,他與實際社會相當疏遠,至今的二十年中,他幾乎沒有自己單獨接觸各種人士的機會。今年四月開始獨自生活,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
 
「謝謝您的關照。」
 
好不容易才送走再三鞠躬致謝的山口由貴。
 
「呼~~」
 
俊一郎大大地吐出一口氣,接著就一屁股坐進接待客人用的沙發裡。
 
這瞬間,直到方才都還對委託人撒嬌個沒完的虎斑貓小俊,輕巧地從地板躍上他的右邊膝頭。只要是主動找自己玩的人,小俊都很喜歡。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