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即使是十八世紀備受推崇的蘇格蘭道德哲學家兼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也常常看走眼。他的理論是,理性的自我利益與競爭就好比一隻「看不見的手」,導引自由市場和社會走向創新與經濟成長。這真是天才的神來之筆。這是一道革命性的創見,雖然可能打下資本主義的智財基礎,卻流於看不見大格局的缺陷。

真正的情況是,看不見的手不只一隻而已。第一隻是人口統計,它在混沌初開之際就形塑帝國和社會的興盛與衰亡,這就是為何它成為我的關鍵指標之一。

另一隻「看不見的手」就是城市化,這一點我已經在第十七章詳細討論。

這兩隻「看不見的手」才是導引一個開發中國家邁向泱泱大國的指標。

我說的國家就是印度。

其他的已開發國家和新興國家也會奮力從經濟大屠殺中振作起來,這讓我們可以得到這輩子最好的投資機會,但是,在下一場崩盤拖拖拉拉至2022年年底真正落底之前,印度可能搶在其他新興國家之前就能夠進場長期投資。

印度滿懷雄心壯志

已開發國家都已經城市化了,大約70%到80%的人口不是已經住進城市,就是住在城市周圍。因此,包括美國和西歐國家的城市化的成長率已經減緩到幾乎為零。這些國家未來的成長完全依賴人口與生產力進步。

以英國為例。多虧一波新技術崛起,好比十八世紀顛覆紡織業的新式紡紗機珍妮機(the spinning Jenny)、蒸汽機、水力紡紗機與腳踏電動槌,英國享有世界上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利,因此成為第一個快速城市化的國家。

它的財富和主導地位隨之提升。1700年,只有12%英國人口住在城市裡;到了到1870年,城市化比率已達43%;1939年更是80%都城市化了。自此,英國的成長前景一直是溫和漸進,在美國大幅進步時,他們只是持續緩慢前進。

美國的城市化依循相似的軌跡。1860年內戰之前,城市化比率僅20%;1919年,有50%人口住在城區;1960年,70%人口不是已經住進城市,就是住在城市周圍;到了2000年,城市化比率已經跳升到80%。美國就和英國如出一轍,自此全年經濟成長率只能勉力維持在2%或3%。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