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導讀〉
 
閱讀一個年輕人的狂野心性:十九世紀狄更斯與二十一世紀讀者的相遇
實踐大學應外系、創意產業博士班講座教授  陳超明
 
For I knew, now, that my own heart was undisciplined when it first loved Dora; and that if it had been disciplined, it never could have felt, when we were married, what it had felt in its secret experience.  (因為我現在知道,當我第一次愛上朵拉那時,我的心性是狂野的。如果那時我心已馴服,就不可能,在我們結婚時候,感受那種神祕經驗。)
 
這是《塊肉餘生記》主人翁大衛(David Copperfield),在小說中,最深刻的吶喊。唯有狂野的心性,才能體會情與慾間的神祕滋味,但也由於這「未經馴服」的心性,挑戰英國維多利亞時期婚姻的道德基礎。結婚到底為了什麼?夫妻倆如何在婚姻的鏈結中,發掘自己無法宣洩的自我與肉體的誘惑呢?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十九世紀的小說家狄更斯,也是我們二十一世記讀者在閱讀這本小說時,不斷問自己的問題。
 
這本《塊肉餘生記》,敘述年輕男子的成長,是一部傳統的教育與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在字裡行間中,也透露出英國最偉大的小說家狄更斯個人的創傷歷程。將個人小時候受屈辱的經驗寫入小說,狄更斯模糊了小說與事實的界線。而在其自序中,他稱《塊肉餘生記》是他最喜愛的小孩 (“favorite child” ),無疑的,這是一部從他內心、從自身經驗中,所勾劃出最深刻的作品。
 
從衝突中成長,從掙扎中站起來
 
成長需要衝突,成長需要掙扎,這部小說也是狄更斯描寫衝突、描寫傷痕最直接的作品。從小時候戀母與喪父的創傷,到長大後情慾衝動,都赤裸裸地呈現在讀者面前,誠如敘述者大衛所說的:「我回首這一切,內心充滿刺痛。」
 
然而成長的動力為何呢?刺痛如何療傷?一個沒有自覺的人、一個不會犯錯的人、一個循規蹈矩的人,是不會體認自我錯誤,也永遠不會成長。急遽醒悟與反省,來自主角的心性與自覺。這不僅是一種道德的自覺,更是一種情慾的告白。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