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6
她並不會隨著年紀增長便愚蠢地穿戴些誇張花俏的服飾。年過五十的女人,無論是將項鍊壓在單薄的胸前、把大紅格子裙當襯裙穿、穿著寬大的白色絲綢襯衫,或是為了遮掩額頭的皺紋而戴上帽沿寬大的帽子等小心機,都讓她覺得很討厭。此外,像妓女一樣刻意露出和服內領紅布的下流的穿法,也讓她深感厭惡。

至今,欣從沒穿過一次西式服裝。她身著一席有著白色碎花的藍色大島綢(註三:日本奄美大島所生產的一種和服布料。)雙層和服,襯著素淨的純白領子與白條紋淺奶油色的博多腰帶。(註四:以博多織所製成的和服腰帶,特色為密度高,不容易鬆脫。)從腰帶上方露出的水藍色襯布,令胸部絕無坦露之虞。她會將伊達卷(註五:繫在和服內的窄腰帶。)緊緊捆住腹部,充分托出胸前的豐腴線條,並綁出纖腰。她還參考西洋女性的聰明穿法,將薄薄的蠶絲腰墊襯在臀部上。她的頭髮一直都是茶褐色的,襯著她雪白的臉龐,讓這頭髮絲一點都不像年過五十的女人所擁有的頭髮。身材原本就高挑的她,穿上下擺較短的和服,會讓下擺顯得更為整齊、乾淨俐落。與男人見面前,她總是先穿戴上這一身職業般的素雅裝扮,並在鏡子前品上五杓冷酒。接著,她會將牙刷乾淨,確定嘴裡不留下任何酒臭味。對她的身體來說,少量的酒比任何化妝品的效果都來得好。微醺後,她的眼眶會微微發紅,大大的雙眼也變得水汪汪。畫上略顯蒼白的妝容後,利用名為「莉絲琳」(註六:二戰時於日本販售的化妝品,具有潤色底妝的功效。)的乳霜微微遮掩臉上透出的紅潤,讓她看來如剛睡醒般神采奕奕。高級的深紅色胭脂,是只有雙唇才能塗抹的顏色。年輕時從未塗過指甲油的她,年老後別說是指甲,她認為所有濃重的彩妝只會顯得欲求不滿且寒愴的可笑。保養雙手時,她只會將手背均勻地塗上乳液,接著像有潔癖般將指甲剪得短短的,再用一小片毛絨布將指甲磨勻。會隱約外露的長版和服內衣袖口,她一律喜歡淡雅的顏色,她肯穿在身上的,盡是水藍或粉桃等漸層暈染的橫紋布料。她使用的香水帶著甜甜的香氣,僅擦在肩膀到豐腴的上胳膊,絕不抹在耳垂等部位。她並不想忘記自己身為女人一事。如果讓自己變成俗世般邋遢的老女人,倒還不如死了算了。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